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翻]Blood Binding 22/ 血之羁绊

第二十二章  血墨水与铁坩锅

 

“嗯哼。”

哈利转身。新黑魔法防御术教师正站在那儿,穿着毛毛的粉色外套和裙子,胳膊夹着一个笔记板。

“不好意思,波特先生,”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甜甜地说道。她的头上戴着黑色的蝴蝶结,向他的方向歪着头。“你难道没有课要上吗?”

“是,教授,”哈利说着握紧了拳,右手背上的伤疤刺疼着。我不能说谎。“我正准备去”。

“请务必要去。”她的脸上绽起大大的笑容。“你可不能有更多的……”她咯咯笑着,声音尖细可怕。“……禁闭。”

她走开了,鞋跟啪啪地在地上回响,哈利急忙在自己想反驳之前转身。

他是最后一个来到地下教室的。当他推开门时,桌子已经摆放得当,所有的学生都已经着手准备他们的魔药了。教室的味道闻起来像是弗洛博毛虫和干荨麻。

“迟到了,波特,”是第一句迎接他的话。斯内普已经在走道里来回走动着检查他们的坩锅了。“格兰芬多扣十分。”

“你去哪儿了?”当哈利坐在她身边时赫敏低声地嘶嘶说道。她的坩锅口已经冒起了绿色的烟雾。

“伙计,我们以为你和海格一起失踪了,”罗恩说。

“我在麦格那儿,”他回答,把自己的坩锅放在桌子上。他并不觉得那个海格的笑话有趣,他依然担心着海格的去向,但不想责备罗恩。

“又去?”罗恩说。

“不是因为乌姆里奇。安吉丽娜很生气我没有在选拔的时候出现。”

罗恩突然低下头来。

“你难道不问问乌姆里奇她肯不肯让你去选拔吗?”赫敏嘶嘶说道。

这个主意让他觉得恼火。“我猜我得试试,对吧?”

斯内普正好从旁经过。“格兰芬多扣五分,上课说话,波特。”

“好了好了,”赫敏低声说,把一把火蜥蜴的尾巴塞给哈利,翻了一页魔药书。“开始做吧。你已经落后五分钟了。”

“别在意,伙计,”当斯内普转开的时候罗恩对哈利耳语道。魔药课教师正弯腰看着高尔的坩锅,他的坩锅呈现出可疑的黄色。“我肯定安吉丽娜不是认真的。”

“当然,”哈利说。“我知道她不是。”

“你觉得老蛤蟆会允许你那天晚上不去禁闭吗?”

“没指望的。”

罗恩看起来很失望。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干嘛在意?”

罗恩烦躁不安地说道,“我不知道。”他的耳朵慢慢泛起红色。

哈利不大相信,但他正用刀子的一面按压火蜥蜴的尾巴,让火蜥蜴血慢慢渗出来。他加了两滴血到坩锅里。罗恩在一边搅拌着自己的魔药,他的魔药变得出奇的浓稠。

“你告诉你爸妈了吗?”罗恩问哈利。哈利觉得他的声音有点儿太大了。

“小声点,好吗?”哈利嘶嘶地回答。

罗恩害怕地看向斯内普,但那个黑色的身影正在批评纳威的魔药。附近的另一个同学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马尔福也离得很远,不可能偷听得到。

“那你说了吗?”罗恩小声说道。

“还没,罗恩。”哈利回答。

“伙计,你得告诉他们。乌姆里奇不能这样对待你——”

“我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哈利不耐烦地说,又扔进了三片草药叶子,比指南要求得更大力地搅拌着。向他父母吐露心事的想法对他来说还很奇怪,甚至有点不舒服。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罗恩说。“如果我父母发现有人迫使我用一只血墨水羽毛笔,他们一定气得不得了。”

“我不想让他们气得不得了,”哈利说。“我不想让他们受牵连,我不想让乌姆里奇有让我难受的胜利感。”

“伙计,那是神经病。”

哈利只是继续搅拌着。他可以看见赫敏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他们,他想尽快结束对话。

罗恩看起来很怀疑。“他们总会发现的,”他指出,一边把搅拌棒放在坩锅旁边。他的魔药现在看起来成了一块一块的。“你要怎么跟他们说呢?”

哈利耸耸肩,暗自期盼着赫敏把注意力转向她的魔药。“不知道,”他嘟囔着。

“他们会很生气的。”

“我知道,罗恩,”哈利坚定地说。

赫敏在皱着眉头。“谁会生气?”

哈利感到一阵不耐烦。罗恩的耳朵变红了,他的眼神转向自己的坩锅来躲避即将到来的争论。正在哈利张嘴准备回答时,斯内普从他们身边走过,声音直穿哈利耳膜。

“读第四行指示,波特,”他冷笑道。

罗恩和赫敏假装忙着自己的魔药,哈利翻回书的前一页。书上的字迹很小,他找到了第四行,读道,“一次加一片草叶,在每加入一次叶片后逆时针搅拌——”哈利停住了,已经意识到他做错了什么。

“你能遵照指南做吗,波特?”

哈利咬紧牙关。“是的,”他从牙缝里挤出。

斯内普的声音既柔和又滑腻。“你的失败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波特。如果你能在脑子里装点除了自恋的幻想之外的东西,你在这个班上的表现可能不会这么可悲地糟糕透顶。”

哈利愤怒地张嘴想要回应,但赫敏在桌下踢了踢他。斯内普的嘲笑更大了,他一挥魔杖清掉了哈利的魔药,继续检查其他格兰芬多的魔药去了。

哈利把他的魔药课本重重地放在桌上。“他指望我从头开始吗?”

赫敏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儿,”她说着把一滴管火蜥蜴血递给他。“我还有一些剩余的草药叶,你可以用。”哈利感激地看了一眼。

“我希望高尔的坩锅爆炸了,”罗恩说,看向教室的另一边。高尔正在往坩锅里加白针,而不是龙百里香。“坚持希望!”

哈利可以感觉到赫敏正注视着他。

“哈利……”她开口。

哈利紧张起来,知道她想问刚刚自己和罗恩讨论的事。“等会儿再说,赫敏,”他说道。

“好吧,”赫敏犹豫地说。“我真的觉得不论是什么事,你都不应该不告诉他们。你们说的是你爸爸妈妈,对吧?”她看向罗恩,但罗恩正有意避开她的眼神。

“这没什么,赫敏,”哈利坚定地说。“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这是个大事?”

赫敏看起来不大自在。“好吧,”她说,“你……你有时候有点……对应该担心的事情不上心。”

“如果你没有注意到的话,我有其他事情要担心,赫敏,”哈利不耐烦地说,动作激烈地切着他的龙百里香。“这不重要。这没什么。”

“这才不是没什么,”罗恩脱口而出,哈利怒视着他。斯内普的脸从教室另一端转过来看着他们,他们不得不弯着腰沉默地继续了一会儿,直到魔药课教师转过身去。

“什么?”赫敏坚持问道。她看着罗恩,寻求着答案,罗恩看起来特别内疚。

“那只老母牛强迫哈利把字刻进手背上,”罗恩说,似乎意识到既然赫敏嗅到了一丝真相的味道,她就会不停地威逼,直到问出真相为止。

“什么?”赫敏不可置信地说道。她伸手抓住哈利的手,“哦,哈利,”她抚摸过那些字母。我不能说谎。“你必须告诉什么人。”

哈利猛地拉回手。“我不想说。”

“你不能保持沉默,”她说。“告诉邓布利多。他会采取行动的。或是麦格教授。”

“我不会告诉老师的,赫敏,”哈利说,对于他们的不理解有点不耐烦。“我跟罗恩说了:我不会给乌姆里奇这种胜利感的。”

“我不敢相信你没告诉我们,”赫敏不相信地说道。“这可不是没什么的事。这看起来痛极了!你父母会想知道的!”

“赫敏,这不重要!”

“她强迫你把字刻进皮肤里!”赫敏说。“告诉我这怎么会不重要!”

哈利愤怒地把百里香掷进坩锅里。

“哈利!”

“好好!”他安抚着她。“我会告诉他们的!”

她看起来没有相信,哈利知道,因为他对她太了解了。

“你真的不应该瞒着,哈利。我们是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

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愧疚,又给他递了另一盘切好的材料。“仅此一次,”她说。“我多切了些。”

哈利接过了。他因为自己刚刚对她发脾气有点愧疚,但在乌姆里奇那儿的禁闭现在是他最不担心的事情了。虽然赫敏和罗恩坚持他应该告诉他的父母关于禁闭的事,但很多他的父母和小天狼星不知道的事情比这重要得多。他们不知道他的梦,现在每一晚都更加糟糕了,他们也不知道与他如影随形的走廊里的窃窃私语。他们不知道他的伤疤又开始疼了,每一天都疼。去抱怨在一个老巫婆那儿的禁闭,比起伏地魔和魔法部的大环境显得无足轻重。哈利压下一声叹息,又扔了一片草药叶进坩锅里,然后用玻璃棒开始搅拌。

 

格兰芬多休息室的火炉那晚烧到很晚,哈利坐在其中一张扶手椅上,看着他的变形术课本。虽然还是学期伊始,麦格已经布置了一篇论文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可能得熬到半夜才能完成——他之前的禁闭比预料的结束得更晚,当他回来坐下时公共休息室已经没人了。他怀疑罗恩和赫敏并没有等他回来就去睡觉了,但有一部分的他并不介意独处,尤其在今晚和乌姆里奇残酷的禁闭之后。除此之外,他并不想要任何人问起有关他那血迹淋淋的包着手的手帕。

包扎的双手写起字来很困难,进度也痛苦又缓慢。哈利的手痉挛着,而手背上刚裂开的伤口让这一切更难了。但麦格已经为了他没参加选拔和惹怒乌姆里奇而不高兴了,所以哈利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

午夜的时候肖像画突然往里旋开,哈利惊了一下。他一直沉浸于论文里,几乎忘了周围的一切了。

那是罗恩。他沉重地走进来,没有注意到哈利。他看起来心事重重,衣服湿透了,满是泥土。

“罗恩?”哈利不可置信地说。

罗恩跳了起来。他的脸一下子红了。“哈利!你在这儿干嘛?”

哈利举起他的变形术课本。“论文。”

“哦,”罗恩说。他不安地动了动,脸涨得通红,像是刚刚在外面疯跑过似的。

“你去哪儿啦?”哈利问他。

罗恩盯着他。“我……我——”他恳求地看着哈利。“你会笑话我的。”

“笑什么?”

“保证你不会笑话我。”

哈利皱起了眉头,不确定到底是什么让他的朋友害怕说出口,但他还是回答道,“好吧,我不会笑话你。”

罗恩舒了口气。“我想试试今年的守门员。”

哈利很惊讶,但也很高兴。“真的吗?”他说。

“是的,”罗恩说,脸上的表情如释重负。“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在场地上练习……不想让弗雷德或乔治笑话我。本来可以早点回来的,但今晚被费尔奇耽搁了。”他突然看起来有点难为情。“只是想为选拔做做准备,你知道的。”

“不,罗恩,这太棒了!”哈利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训练,你知道的……”

“真的?”罗恩高兴极了,立刻开朗起来。“太棒了!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是啊,”哈利说。“是啊,我觉得你有机会。”

“太好了。”罗恩看起来轻松不少。“哦,还有……”他伸进口袋来出了一张熟悉的羊皮纸。他的耳朵红了,他把羊皮纸递给哈利的时候看起来有点愧疚。“希望你不介意,伙计。我借用了一下。”

哈利接过活点地图。“没什么。”

罗恩的脸又涨红了,但喜悦的神色没有从他的脸上消失。“好吧,”他说。他看起来想去男生寝室,所以哈利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介意罗恩的离开。

“我要写完这篇论文,”他告诉罗恩。“很快就上去。”

罗恩难为情地说“谢谢,伙计。”他又向哈利点了一次头,然后尴尬地转身在旋转楼梯上消失了。

罗恩离开之后,哈利低头看着手里的活点地图。他喃喃念着咒语,墨水开始在羊皮纸上呈现出来。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自豪地呈上活点地图。

他想起了他们,还有他会写信的保证。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变形术论文,羊皮纸上还有四分之三的空白。哈利知道他写不了那么多,所以撕掉了底部的羊皮纸。

他想写上姓名地址,但感觉怪怪的。他知道魔法部可能会检查他的信——暑假时他们对海德薇的袭击就能证明他们有此兴趣了——所以他不确定怎样才能保证信上不透露太多信息。他应该寄给“大脚板,尖头叉子和莉莉吗?掠夺者们和小伙伴?”他应该直接写爸爸妈妈或者也寄给小天狼星?或是让小天狼星负责把信传给他的父母?

也许先寄给小天狼星会容易点。哈利对于向他的父母吐露真情还有点不大自在;虽然他几乎已经和他们在一起三个月了,他还是几乎没怎么和他们谈过心事。

哈利觉得自己在这个简单的问题上想了这么多有点傻。他拿起羽毛笔开始写道。

亲爱的大脚板……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