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未授翻]酸橙 7[完结]

在迅速又尴尬的互相介绍后——“向小天狼星转达我的感谢,”玛丽说道。莉莉对这话毫无头绪,她可以一会儿再问。但詹姆的脸变得通红——莉莉把詹姆拉进她的房间里。玛丽不需要听他们接下来要说的事。

当然了玛丽可能还是能从门缝里听到,但这样至少有点隐私。

当莉莉差点被一条裤子绊倒时,她这才想起来她还有一半的东西没有搬好,在这种情况下邀请王子进入她的房间可能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几个盒子正叠在她的床边,她唯一的一盏台灯正摇摇晃晃地立在盒子上,在她的房里投下温和的柔光。

她的衣服占据了房间里的大半个地板,分成不同的堆,要挂的,要叠好的,要捐掉的。她的那堆裤子依然在床边堆成一座小山。他们之间弥漫着一阵微微的尴尬。

詹姆在门口等着她把衣服拨拉到一边,在地上腾出点位置。

“谢谢你让我在这儿等着,”他说道。

她跪坐着,示意他向前。“谢谢你帮我处理西弗勒斯的事。”

詹姆漫不经心耸耸肩,然后坐在她身边,他的膝盖往前伸着,后背靠着她凌乱的床。“我想……我想告诉你,我对午餐发生的一切很抱歉。”

她拉扯着明黄色地毯上的线头。“好吧,”她说道,她无法说这没有关系。

“我不……”他短促而尴尬地笑了一声。“我之前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些什么。”

“并不是想让你说什么。”

“那是什么?”他说着,一边揉弄着自己的头发。“我不——你为什么离开?”

“你应该——”她往后坐了坐,双手抱胸。她的眼睛看着地毯的波纹,而不是看向他。“我不需要解释。”

“你需要解释,好吗?我对你想说的话毫无头绪——不说什么。还是做什么?我不知道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让你讨厌我,还有……就是这些。”

莉莉压抑着想要反驳他的话。她不欠他任何答案,但他来公寓找她。他甚至没有打电话让她解释,而是直接来到这儿希望她能说清楚。他甚至没有要求她的原谅。他除了要躲开媒体之外(这对他可能轻而易举)——但他有专人安排他的日程表,很显然他推掉了一些行程来找她。

他低着头,眼镜顺着鼻子滑落了一点。他坐在她和台灯中间,而他的侧影现在被灯光勾画得很清楚。有一天,这侧影会被印到邮票上。

“你应该为自己曾经对斯内普做的事情有所悔悟,”她说道。“某些没那么光彩的事情。”

“这是你的想法吗?”他把脸转向她。“我那时候不光彩?”

“不,我不知道,但你不——你似乎毫不后悔。”

“上帝啊,莉莉……”他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让自己悔悟什么,而且那时候——就像——听着,你知道我并不擅长控制自己的冲动。你肯定知道这点,除非你是在荒野的茅草屋里长大的。”

“或是除非美国。”

“是的,还有那儿,但我的意思是——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我做的那些事在当时看来再正常不过,我很难表现出忏悔的样子。而现在,我不再做这些事情了。我不想让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所做某些的事情又幼稚又愚蠢——”

“还很残忍。”

“不论你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我不在乎。我不会对你撒谎,假装我喜欢斯内普或是什么的。我不会试着掩饰我和他之间曾经发生的事情,这些就是发生了。我现在已经不那么做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莉莉将一缕头发拨到耳后,伸直一条腿。

她想他说,他知道那一切都是错的。她想要他说,他会仔细反省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说自己会改过自新。

但他已经改变了。只是对斯内普的态度没有。但至少,他按照她的想法去对待斯内普。

这已经……她不想承认这已经足够了。

但他真的无法理解她心中所想。他承认他们双方都曾做过一些愚蠢的事情。他不会再那么做。他在走廊里对斯内普说了一些傻话,但斯内普也一样,然后……詹姆把他“请”走了。他并没有对斯内普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再说了……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做出出格事情的人。

“你知道的,这其实有点不公平,”詹姆静静地说道,用他擦得发亮的鞋子摩挲着地毯的边缘。“你对我知道得那么多,每个人都对我知道得那么多,而我——大部分人都不需要为他们在学校里做过的一两件蠢事负责。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上学。”

“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学校,就在我长大的那条街上,”她说道。“而且我们都……我们都做过愚蠢的事情。”

他转向她,扬起了眉头。“哦,别告诉我你有一次考试偷窥了朋友的答案,但你对此感到羞愧不堪,然后向老师坦白,换来了个禁闭。”

“什么?不。我不需要——我一直都考得挺好的。”

“那是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早些时候,詹姆不敢看她的眼睛。而现在,轮到她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了,尤其当她要坦白心迹的时候。

只有这样才公平……尤其是听到他的坦白之后……

“我撒谎了,”她低头看着地板。“为了拿到锯齿窗外的试镜机会。”

她从未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甚至包括玛丽。她一直觉得假如她告诉别人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厌恶她。但当她抬头观察詹姆的表情时,她发现他整张脸都亮了。

“你做了什么?”他咧嘴笑了。

看见他这么笑着,莉莉突然稍微松了口气。他没有安慰她说没有关系——因为真的有关系,她知道——但他没有因为她的坦白而逃之夭夭。

不像她之前对他做的那样。

“先不说细节了……”莉莉迫使自己看着他,注视着他带笑意的嘴角。“另一个姑娘本应去参加试镜,但我偷了她的机会。这真的——真的太糟糕了。我应该感到难过。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的。但我——我——参演那部电影是我人生中最棒的经历之一。”

“她知道你这么做了吗?另一个女孩?”

“不。从那之后我一直关注着她的人生……她现在依然在洛杉矶挣扎。”

詹姆低声吹了个口哨。“那本有可能是她的大突破。”

“是的,是这样。我一直说服自己如果我们两同时去试镜了,我依然会拿到那个角色。”

“但你永远不可能确定。”

“是的。”她说着,声音很低沉。“那时候,我依然,呃……不算很好。我父母刚刚去世了——”

“而你母亲曾是一名护士,”詹姆柔和地说道。“我很遗憾。我之前看过一些你的访谈。”

“只有这样才公平,是的,我——我需要拿到那个角色。”她紧抓着身体两侧的地毯,手指尖紧紧攥着布料。“那是我的,我知道。”

“是你的。我甚至不知道另一个女孩是谁,但那角色确实是你的。”

她无数遍这样安慰自己,但听其他人这么说……

莉莉朝他微微一笑,她觉得自己似乎像是长期浸溺在大海里的人,如今她终于可以顺畅呼吸的感觉。“谢谢。”

詹姆伸直双腿。“所以……我们和好了吗?”

“是的,”她说道。“我们和好了。”

詹姆微笑道。“那么,呃。你想再出去玩一次吗?”

莉莉凑过去朝他咧嘴笑着。“你终于敢说出口了!你终于能一句话就说完了。”

“闭嘴,我在来的路上练习过了。”

“你太悲哀了。”

“如果你不快点闭嘴,我就立刻给每日邮报发一封邮件告诉他们你那试镜的故事——”他假装要伸手拿她的笔记本电脑。电脑还放在她身后的床上,然后他呆住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恐惧的浪潮淹没了莉莉。

“哦我的天哪,我可以解释!”她说道,急忙跪坐起来想拉过床上的电脑。

但他的手臂比她长,而他的半个身子正悬空在她之上,双膝压着她的小腿肚,胸膛抵着她的背呼吸起伏着,他正伸手够着电脑。其实他够不够得到电脑,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屏幕正上方的字:酸橙。

“这是个cp粉丝网站!”她喊道。詹姆的手指正划动着屏幕的边缘。“是玛丽给我看的,非常糟——”

他僵硬了,然后她感觉到他的体重离开了她的身体。

“你到底说的是什么——”

“不,不,这是——这些粉丝们,”莉莉抓住机会一把合上电脑屏幕。“他们觉得,啊,你和我应该,呃——”

“做爱?”他叫到。

他从她身边往后退着,脑袋撞到了床板。

“不!”她睁大眼睛看着他。“我是说,可能有?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在这个网站上?”

“因为之前我对你很生气!”

至少现在电脑屏幕是关着的。但她还是被抓包了,多么羞耻啊,被詹姆发现她正浏览这该死的网页。她脸红了。她考虑着要不要装吐,这样既可以远离这紧张的气氛,又能够转移詹姆的注意力。

“让我搞清楚一下,”詹姆说道,他一只手肘支撑着,另一只手按摩着自己的头。他眨了眨眼,显然为刚刚被撞的头和网络的疯狂感到头痛。“有一个网站,里面的网友们希望我们能做爱。”

“他们希望——他们希望我们能在一起。”莉莉坐在脚后跟上。“以浪漫的方式。可能也想让我们做爱吧。”

“那真的——那真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我知道,”莉莉说道。

“他们建立了整个网站吗?但我们刚刚才见面!”

“玛丽说他们建了这个网站有一年了。”

“哦,哇!”詹姆眨眨眼。“那真是——为什么啊?”

莉莉把额前的头发往后拨,然后双手抱着自己两侧的脖子。“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

詹姆呆呆地坐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张着嘴,他的身影在她的地毯上投下薄薄的影子。

但至少他没有做出最糟糕的反应。至少莉莉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我想看看,”詹姆说道。

“你不会想看的,”莉莉告诉他。“真的很诡异。”

“不,拜托,快给我看看!”他挪动了一下,跪坐着。“我想知道。如果你不给我看,我就回车里用手机看。”

 现在再争论这些毫无意义了,况且她觉得如果她能趁此机会解释一番可能会更好。他们刚刚达成了一致——她不能让这该死的网站毁了这一切。

“好吧,”她说着靠近床。

她再次打开屏幕。她才刚删掉她的评论,詹姆就凑了过来,把笔记本电脑从她手里一把抢走。他再次靠在她的床边,电脑放在大腿上。

“别乱删呀,我都想看,”他说着俯身仔细地看屏幕。“是谁做的网页上方的这张照片?看起来能以假乱真了。”

莉莉在他身边坐下,双手抱膝。“可能是某些粉丝吧,我也不知道。我很少上这个网站。”

他对着她皱了皱眉。“但你刚刚上这个网站,是因为你对我很生气?”

“呃,”莉莉支吾着。

“那你当时在干嘛?”

“呃,你知道的,随便看看。”

“不可能,”詹姆慢慢说。“我们刚刚在一个新消息页面,而且你刚删掉了什么——你在写什么?”

莉莉任由自己的脑袋埋在膝盖间,她没法回避这个问题。“一些刻薄的话,好吧。我写了一些你教训你的刻薄话,但我没法真的发上网去,因为我不是十二岁的孩子。至少大多数时候是这样。”

“你到这个网站上来吐槽我们的约会?哦我的天哪,他们知道我们约会了吗?你告诉了他们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莉莉抬起头,他又重新看起页面上的链接。

莉莉闭上眼睛,等待着。

“我的天,”他喊道,“这是我们在做爱嘛?有人画了我们做爱的画面?”

“我知道。”

她等着他怒气冲冲地甩上电脑冲出去,告诉每一个人她不仅偷了试镜机会,而且是个自大的变态。

但一会儿后,他评论道,“说实话,这画得蛮好的。”

莉莉抬头呆呆看着他。“什么?再说一遍?”

“整个线条,光线都很棒——这幅画画得真好。”他一根手指拂过画的一部分。“他们肯定花了很多时间。不过他们还给我加了纹身,这一点我就不大理解了。”

“你不理解的只有纹身?”

詹姆又点开了另一个链接。“快看!这里还有我们是海盗的画呢!”

莉莉的肩膀抵着詹姆。“哦,当然了。海盗。为什么不把我们画成海盗呢,我的意思是,这基本上和把我们画成恐龙差不多!”

“海盗棒极了。”他说道。

她躲开一点飞快地捏了捏他的肩膀,然后又重新坐回他的身边。“你开心死了是不是,你这个变态。”

“至少刚刚偷偷上这个网站的可不是我。”

“乱讲!”她觉得熟悉的红潮又袭上脸颊。“别——别偷看了。”

“我这不叫偷看。他们显然希望大家来看,否则他们不会放上网的。”

莉莉注视着他又点开另一幅画。

“哦,哇,”她说道。“这幅画得相当糟糕,对吧?”

詹姆把他的头歪到一边,仔细研究者。“这生理上真的做得到嘛?”

“我到底有多少根手指?我的手腕真的可以弯到那个方向嘛?”

“不,等等,好吧,所以如果我把手放在这儿——”詹姆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他前面的地上,然后一只胳膊环着莉莉的肩膀,他的手指紧紧抓着她。他把跪立着的她推坐在地上,一条腿跨在她的大腿上,莉莉急促地呼吸着。

“看吧,”他说道,“如果按照画上这么做的话,我的胳膊根本不可能弯到那个角度抱住你的肩膀……”

莉莉跟不上他说的话,至少当他的身体将她紧紧压住的时候。她脑中一片空白。他的胳膊热乎乎的,温度透过她薄薄的棉质t恤衫传递给她。他的脸一半淹没在阴影里,离她只有短短几英寸。她僵住了,她注视着灯光在他脸上投下的光芒,完全听不见他的声音。

突然,他也僵住了,他的一只手依然紧紧抓着她的肩膀。

“哦,”他说道,听起来有点困惑。“我压着你了。”

他额头上微微的折痕让莉莉控制不住了,然后,她吻住了他。

他发出一声细微,愉悦的声音,这让莉莉的胃简直打结了,然后她再次吻上他的嘴唇,她的一只手捧着他的侧脸,指尖轻轻拂过他刚冒出头的胡渣。

他试图说什么,但她松开双唇的同时只说了一句,“闭嘴,”然后她接着深深地吻他。

她的手移向他的头发,他的手紧紧揽着她的腰,使她动弹不得,当然了,此时此刻她也完全不想动弹。

“莉莉?”玛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莉莉的低咒声在詹姆唇间听起来闷闷的,她又亲了一口他,然后才放开。“怎么了?”她喘着气问道。

“那个保镖回来了。”

“好极了,谢谢!”莉莉气息不稳地说道,因为詹姆正用大拇指轻轻在她身侧画着圈。

玛丽的脚步声一消失,詹姆就重新俯下身来。

“不,等等,”她说道,但挣扎得很无力。“他就在我公寓门外。”

“他可以等着,”詹姆说道,然后再次吻住她。“这是他的工作。”

他在他们刚开始约会时所表现出来的不自信,都无法代表他的接吻水平。如果她要评论的话,她会说,他的吻让人陶醉的。

但她突然意识到,他们不能再接着这样坐下去了,因为詹姆的手指开始游移到她的衣服下缘。而此时,保镖正在公寓外,更别说玛丽了,她仅仅隔了一扇薄薄的门。

“你太美了,”詹姆在莉莉推开他后说道。

有太多人这样称赞过她,但他的赞美让她觉得真实,让她觉得胸口充满暖意。

“我们已经争论过这一点了,”她说道。“你确定还想再争论一遍嘛?”

“我想我这次会赢。”

她仰头笑起来,头发散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享受着他的目光追随着她的痴迷样子。“我会给你记上一颗小星星。”

“为什么,因为我夸你美吗?还是因为刚刚的吻?”

“可别这么得意,”她说着挣扎着起身。“总要留点空间进步的。”

他重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边走向房门一边向她抛了一个狡黠的眼神。“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他说。“想再跟我出去玩一次吗?”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话。”莉莉向前走了一步,手指轻抚着他的喉咙——天哪,和她想象得一样完美——然后她的唇轻扫过他的双唇。“好。”

“殿下,”他纠正道。

她一把将他推抵在门上,狠狠吻上他。“我以为你不喜欢别人叫你殿下,”她说道。

“我是不喜欢,”他朝她咧嘴笑着,“但我喜欢你的反应。”

她笑起来,伸手拧开了门把手。他的体重推着门向外打开,他往后倒了一步,但那蠢乎乎的,得意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快滚,”她说道,她笑着。而那种微笑,虽然她永远不会向玛丽承认,正是快来上我的微笑。

他又往后退了几步,“好吧好吧,长官。”

玛丽发出询问的声音,但莉莉现在只有心思看着詹姆。海盗同人让她满脑子都是容易让人分心的想法,而大部分想法都催促着她在此时此地把詹姆推倒。

“一会儿见?”他走到公寓大门时问道。

“好吧,”她倚靠着卧室门框,脸上的微笑怎么也止不住。

他最后喜气洋洋地再看了她一眼后才消失在门外。他一关上门,玛丽就立刻奔向莉莉。

“哦我的天哪,”玛丽抓着莉莉的肩膀。“你刚刚——我肯定听到,呃……”

但莉莉只是微笑着,她的嘴唇似乎在过去几分钟被黏住了。当然她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她任由玛丽哀求着询问细节,怡然飘回自己的房间。

她拿起詹姆放下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床上,点开了论坛链接。

在胡乱浏览了一阵子之后,她找到了她的账户页面。页面上没什么内容——就只有她的邮箱地址和用户名。但在页面最下方,显示着删除账户的链接。

她点开,进入确认页面。

“你确定要删除账户吗?账户一旦删除无法恢复。”

以某种方式来看,这个网站很有趣。但粉丝们……粉丝永远不会知道正是他们引发了詹姆和莉莉之间的第一个吻。

想要到网站来倾诉,调侃,庆祝,甚至咨询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她不需要任何人告诉她他们眼中的詹姆是什么样的。如果她想继续跟他约会,这是她的选择。如果她不想再见他,那也是她的选择。而她不能冒险让其他人干涉她的决定。

她点击了,“是的,请删除我的账户”。

从现在开始,她要自己做决定。如果她发现詹姆想要……

她微笑了。以今晚的经验来看的话……她不觉得到时候她能拒绝。


评论(19)

热度(35)

  1. 叉子迷妹Prongsie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其实我个人觉得后面还可以写下去嘛,只能交给我的脑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