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13

第十三章 凤凰社密谋

赫敏和金妮在大约九点钟起床,而哈利,还没完全做好准备重新下楼,敲开了他们的门。哈利回他和罗恩的房间拿衣服的时候罗恩还在睡觉,所以他想自己最好还是在他醒之前在另一个房间呆着,免得吵醒他。他知道到11点钟他们还不起床,韦斯莱夫人一定会把他们叫醒,他也知道他们在实在不得不起床之前绝对不会起来。
“哈利!赫敏惊讶地说,拉开她与金妮房间的门。她看着哈利脸上茫然的表情,担心地蹙眉。“你感觉怎么样?”
哈利不太热心地耸了耸肩。他不确定现在自己是否想讲自己的心情,但他需要陪伴。他需要一会儿的正常。
“你……?”赫敏的声音渐渐消失。她为他把住门,他知道这是一个邀请。
“见到他们了?”哈利替她说完,他坐在地上,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他和赫敏没有其他人。“金妮呢……?”
“她在走廊尽头的盥洗室里,”赫敏告诉他。
哈利点点头。虽然他依然不太愿意和赫敏分享自己的情绪,但他朋友脸上的表情显然在期待着一个解释。“是啊……我见过他们了。”
“……怎么样?”
“那种情况下能保证的最正常状态了,我猜是这样。”
赫敏的眉毛同情地紧皱着。“然后……?”她温和地催促。
“我不知道。”哈利耸耸肩。他不知道。他从离开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担心。他知道他们现在可能在谈论他,就在楼下,而这想法让他更加晕眩。担心自己会让他们失望的想法在脑袋里缠绕着,他似乎无法躲开那个念头,不知怎么地,他害怕他的爸爸妈妈对他很失望。
赫敏的嘴唇弯成一个悲哀的微笑。她是如此善解人意,这种感觉有时候很怪。“哈利,”她温柔地说。“他们从一回来起就一直很期待见到你。这几天来,他们一直无休无止地问关于你的事情。他们那么兴奋,同时也非常,非常紧张。我能感觉出来。”
哈利往下看向自己双手交握着的地方。赫敏的话让他觉得很不安。“我猜是的。”
“当他们知道蒙顿格斯就是你被摄魂怪袭击那晚应该看着你的人时,对蒙顿格斯大为光火。韦斯莱夫人把我们赶到楼上了,但我们可以听到他们和小天狼星,麦格教授的谈话声。他们都很沮丧。”
他的父母在他甚至没见到他们之前,就在支持保护着他了,这想法不知怎么地让他觉得安慰。他从没想过他们可能和他一样紧张;他们两个都表现得那么高兴,哈利很担心自己的犹犹豫豫让他们失望了。
他很快意识到赫敏正在注视着他,哈利把双腿向胸前拉近了一点。他什么也没说,他觉得没有说话的必要。但另一部分的他同时又希望她能接着讲下去。
“弗雷德和乔治发明了窃听设备能让我们偷听凤凰社会议——这太聪明了,真的,”赫敏说,语气中有种明显的不情愿的尊敬。“虽然我们认为他们在非法贩卖坩锅;我们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搞来研究的钱——”
哈利咧嘴笑了。
“但过去几天,我们已经听了很多关于你父母从戈德里克山谷复活后急着想找你的事情了。在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们一直很恐慌。”
“噢,对了,你爸爸和小天狼星与弗雷德和乔治之间发动了一场战争,”她告诉他,脸有点红。哈利抬头看他,注意到她语气的变化。“他们一直互相恶作剧。太搞笑了,但我觉得韦斯莱夫人有点生气。”她的脸更红了。“他们最近的恶作剧是让橡胶小鸭在天花板上跳快步舞。你妈妈和我得把它们都抓回来——它们都发疯了。”
赫敏吸了口气,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快了。她陷入沉默,皱起眉头。“我不会太过担心,哈利,”她轻柔地说。“我觉得他们比你更加担心。当你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去世了,你并不真正记得他们。所以我觉得他们担心你不会那么爱他们。”
哈利点点头。他依然觉得和另一个人讨论这种事情有些不舒服,但他理解赫敏所说的。“谢谢,赫敏,”他回答,假装抚平牛仔裤脚上一条假想的褶皱。
“没什么,”赫敏回答,她缩回脚,在哈利对面盘腿坐着。
他们陷入让人不安的沉默——哈利知道赫敏在等着他开口。
“我想他们认为海德薇之前被截获了,”哈利最后说道。他觉得这应该是能引起她兴趣的事情。“他们今天早上在检查她。”
赫敏的眼睛瞪圆了。“他们确定吗?”
“很确定。他们觉得是魔法部从中搞鬼。”
赫敏看起来很紧张。“他们有提到有关摄魂怪袭击的事情吗?”
“摄魂怪袭击?”哈利重复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的猫头鹰被截获后立刻就发生了摄魂怪袭击?”
“是啊,我想是的,”哈利说道。“我是说,我还没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赫敏咬着她的嘴唇。“哈利,我想我应该负一部分责任。如果我没有给你寄那封信,暗示我们会很快去接你,也许——”
“摄魂怪的袭击不会那么早发生,”哈利平板地说道。“但无论是谁派来摄魂怪,不管如何,他都想杀了我,赫敏。这不是你的错。”
“是,但如果我什么都没有说,也许这事就不会发生。”
“但威胁依然还在。有人想切断我们的联系。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魔法部想截获我的信。邓布利多又不会和我联系……”
“哈利,你想说什么?”
“福吉很多疑,是不是?他觉得邓布利多在谋划什么,觑觎他的职位。这就是他截获我的信的原因,因为他觉得我们在通信。但这完全没有道理;我这个暑假还没有和邓布利多说过话呢。”
赫敏突然显得极其不安。
“也不全是……”她不安地开口。“哈利……你这个暑假有看预言家日报吗?”
哈利皱起眉头,猜想着这到底有什么关系。他意识到有些事情他以前没有注意到。“有……”他回答。
“从头看到尾吗?”
哈利觉得不舒服。有些事情赫敏没有告诉他。“嗯,并没有。我想如果有袭击发生,或是宣布伏地魔卷土重来的消息,那一定会是头版。”
赫敏舔了舔嘴唇。“……哈利,他们在诽谤中伤你和邓布利多,自从争霸赛之后就在败坏你们两和其他声称伏地魔已经卷土重来的人的名声。我不认为你和邓布利多之间的通信是福吉或部里的其他人想截获海德薇的全部原因。”她咬着嘴唇,显得很痛苦。“也许因为他们是在针对你。”
哈利盯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赫敏张口想要回答的时候,金妮轻快地走进房间,头上包着大浴巾,一条浴袍搭在手臂上。哈利和赫敏都吓得跳了起来。
“你好,哈利,”金妮看到他和赫敏坐在地上说道。
哈利花了一会儿才能礼貌地回答她;他太沉浸于他们的谈话之中,完全忘了金妮就在浴室里总是要回来的。“嘿,金妮,”他等了一下说道。
金妮僵在原地,皱起眉头,似乎因为哈利不着边际的回应而觉得有些受到冒犯。“我打断了什么吗?”她问他们。
赫敏眼神闪烁地看向哈利,似乎在确定是否能让金妮加入进来。“……我们在谈预言家日报,”赫敏说。“还有摄魂怪袭击。”
“噢,”金妮说,惊讶地眨了眨眼。“我不知道你们中还有人知道情况的。我可以加入吗?妈妈一个字也不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以,”哈利回答,虽然他心里觉得他们似乎突然又绕回了原地。“我想可以的。”
“我正在告诉哈利关于这个暑假预言家日报所报道的,”赫敏向金妮解释。她看向哈利,似乎在确认他对于相信金妮没有异议。“他们是怎样批评他和邓布利多的。”
金妮看着哈利。“你别担心那些,”她出人意料地说道,把浴巾放在床上,在他身边坐下。“反正我们中没人相信。”
“我们在讨论魔法部中的某个人是如何读到哈利的信,知道了他会提早离开,”赫敏说。“所以派了摄魂怪阻止他离开,或至少给他一个警告。”
“那不是一个警告,”哈利坚定地说。出于某种原因,魔法部派摄魂怪仅仅是想吓他的假设让他更加恼火了。“那些摄魂怪可不是在闹着玩。”
“你认为是魔法部派出他们的?”金妮问。
“这说得通,”赫敏说道,声音很低。“魔法部控制着摄魂怪。某人能很轻松地派一两只去小惠金区。”
“社里是怎么说的?”
赫敏摇摇头。“他们可能有更好的主意,”她说。“但我觉得没有人能完全肯定。”
“不管怎么样,”哈利回答,语气生硬。“我依然面临着一场审讯。”
赫敏看起来想说什么,但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至少你没被开除,”金妮在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指出。“你有可能被永远从霍格沃茨开除。那更糟糕。”
“况且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赫敏很快说道。“他们不可能开除你,即便福吉对你紧追不舍。”
哈利只是耸耸肩,把他将要在整个威森加摩面前,为自己留在学校的权利而申辩的想法从脑海里赶走。他现在还不想去想它。说实话,这想法让他厌烦。
“别担心这个,哈利,”赫敏告诉他。“邓布利多会处理好的。”
“我没有担心,”哈利撒谎道,不再谈这个话题。
赫敏看起来很怀疑,但他们很快被远处韦斯莱夫人的喊叫声打断,声音似乎是从楼上传来的。
“还没起床?!”他们可以听到韦斯莱夫人说,她的声音因为距离太远而有些模糊,但很明显从她的语气来看,她很是恼火。“我告诉过你们今天是你们来清理巴克比克——!”
金妮畏缩了一下。“她是这么说过,不是吗?双胞胎要倒霉了。”
赫敏好笑地哼了一声,伸手到她的床上拿了一本薄薄的深色的书。“那么,我们下楼吧,好吗?”
“妈妈可能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金妮同意。她看向哈利,眉头皱了起来。“哈利?”
“好,”他回答,赫敏看起来似乎松了口气。“我就来。”他最终还是要再见他的父母,但他觉得和朋友们在一起似乎比自己一个人更容易适应。
“今天有一场凤凰社的会议,哈利,”金妮告诉他,他们三个起身离开房间。“我们可以试着偷听。双胞胎有种东西可以让我们听到发生了什么。”
“是啊,”哈利回答。“赫敏告诉我了。”他看向赫敏,她正皱着眉头,显然正在不赞同偷听凤凰社会议的主意和自己想了解发生了什么的渴望中挣扎着。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开口,但金妮打断了她。
“你不会告诉妈妈吧?”
“不会!”赫敏回答,像是受到了侮辱。“当然不会。”
“那就好,”金妮说,她领着他们两个从房间走出来,“我们来听听看。”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