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 5

第五章 理清复杂错综


作者的话:我知道对于多瑞亚和查勒斯是否是詹姆的父母还有争议。但我想让你们知道,在这个故事里,他们是。我喜欢詹姆和小天狼星几乎是表亲的主意,以及两个纯血家庭紧密联系的想法。所以先提个醒。


译者:在作者写这篇文章时,詹姆的父母是谁还不为人知,许多人的想法是布莱克家谱上的Dorea和Charlus。而罗琳之后发布的potter family一文里,我们知道詹姆的父母不是Dorea和Charlus。因此本文某些关于波特家的设定与pm上的potter famiily不太一样,请不要过于深究。

随着会议逐渐进入尾声,凤凰社的成员一个一个走出去。他们中许多人停下来欢迎詹姆和莉莉,包括麦格教授,她出奇热情地拥抱了他们两个;阿拉斯托·穆迪,他紧紧地和他们握了握手,哼哼地咕哝着;韦斯莱夫妇,他们再一次以最大的热情和他们打招呼。莉莉和詹姆试着向所有人问好,但这一切都有点太让人心烦意乱了,他们忍不住觉得有点心不在焉。
“莉莉,詹姆,亲爱的,”莫丽·韦斯莱在最后一位凤凰社成员走出去后说。“如果你们饿了,社里马上就要吃饭了。我只要从另一个房间把晚餐拿过来。”
“这儿,”莉莉说,急着想找点事让自己忙起来。“我来帮你把东西搬过来。”
莉莉跟着莫丽·韦斯莱走出厨房,无意中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眼神对上了。他们的眼神短暂地交织了一会儿,斯内普的眼里流露出莉莉无法理解的感情,然后斯内普立刻垂下眼大步走出去。
“我不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也是凤凰社的一员,”莉莉温和地对莫丽说,她们正走进厨房旁边的房间,食物已经准备好了,正摆在那儿。
“他现在是了,”莫丽回答。“邓布利多很信任他——一再向社里保证他的忠诚。他通常一开完会就离开了。从不留下来吃晚饭。”
莉莉盯着他消失的地方。“我以为他是一个食死徒,”莉莉说。
“他曾经是,”莫丽说,她移动着食物,递给莉莉一个巨大锅子,里面似乎装着鱼汤。“现在不是了。他现在是霍格沃茨的魔药课教授。邓布利多十四年前给了他这份工作。”
“人们不怀疑他的忠诚吗?”
“有些人,”莫丽回答。她看起来毫不关心;实际上,她看起来似乎因为面前的任务而漫不经心。“但邓布利多信任他,而大家信任邓布利多。这儿,亲爱的,把这个拿去桌上。我们至少有十六个人,也许会有更多。唐克斯!唐克斯,麻烦来这儿守着这个煎锅!”
莉莉听从她的话,带着锅子出去把它放在桌上。
“我想我得和孩子们谈谈,”莫丽说,她把另一个锅放在桌上。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从厨房走了出去。“不想让他们吃饭的时候因为看到你和詹姆而吓一跳。”她朝莉莉微笑了一下。
詹姆在莫丽离开厨房后走了进来。
“他会很快来这儿的,对吗?”詹姆对着她的耳朵耳语,亲了亲她的脸颊,搂了搂她的肩膀。
莉莉微笑了,这是她过去几天内难得的真心的笑容。“随时都有可能。”
房间的另一端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吓得他们跳了起来,他们转身看到衣帽架倒在地上,小天狼星举着双手。“喂,嘿!”小天狼星对着地上的什么东西喊道。“克利切,走开!”
莉莉和詹姆瞥见一个皱巴巴的家养小精灵从房间里溜走,一边低声嘀咕着什么。当他离开后,小天狼星转向莉莉和詹姆。
“抱歉,”他说道,微笑显得很僵硬。“我的老妈妈一命呜呼后,我就得到了这一堆东西,包括刚刚那没用的饭桶。”他环视厨房,做了个鬼脸。“我恨这个地方。”
“呃,”詹姆回答,跟随小天狼星的视线看向已经磨损的木头装饰。“这地方没那么糟。”小天狼星以不敢置信地眼神看着他。“虽然,闻着有点像你妈妈,”詹姆说,终于勾唇一笑。
小天狼星大笑着,但笑声有点苦涩。“是有点像,不是吗?……呆在这儿的几个月痛苦极了……但我们可以一起找点乐子,是不是,尖头叉子?没有你一切都太无聊了。”他拍了拍詹姆的背,朝他咧嘴笑着,跑去桌边帮唐克斯。
莱姆斯在他们身后吃吃笑着。“你终于重新让他活过来了点。”他善解人意地看了他一眼,走过他们加入小天狼星。“你知道他能变成啥样。他过去几个月一直在擦擦洗洗。”
詹姆不由得笑了,他和莉莉拉开莱姆斯和唐克斯身边的椅子,他们两正用长勺子舀着鱼汤。附近的疯眼汉正从角落里拉出一张凳子,但没有来和他们一起吃的打算。
“亚瑟和莫丽在和孩子们解释,”唐克斯告诉他们。她挥了挥魔杖,让碗自动分发下去。“他们很快就会下来了。不过你们应该小心,”她对詹姆和莉莉眨了眨眼。“事情可能会变得一团糟。”
“韦斯莱双胞胎和他们母亲之间的事情永远不会无聊。”莱姆斯赞同道。“我可不能说当我教他们的时候,他两不是闯祸精。”
“他们现在是下一代的掠夺者。”小天狼星咧着嘴笑。“麦格甚至说他们可以和我们好好竞争一番。”
“真的?”詹姆向莉莉递了一个碗。“那么糟糕?”
“他们很有办法,”唐克斯说。“玩笑商品是他们的特长。这让莫丽简直要疯了。”
“他们甚至把某张传奇的地图传给了哈利,”莱姆斯说,意有所指地看着詹姆,詹姆咧嘴笑了。“在他三年级的时候我甚至得没收了它。太多夜游了。”
“月亮脸真是个负责任的好教授,”小天狼星调侃道。
“不得不这么做。哈利和他的朋友们可能本身并不是捣蛋鬼,但他们经常卷入麻烦里。”他舀了一勺热气腾腾的肉汤送到嘴边。“即便如此,邓布利多还是觉得最好把你的老隐形衣给他。”
“快告诉我他们不像我们原来那么坏,月亮脸?”詹姆问道,莉莉嘲笑着他脸上半是期待半是害怕的表情。
“完全不像,”莱姆斯说。“他们的麻烦更像是意外,而不是故意的,通常是这样……”
“那他们偷溜进霍格莫德那次呢?”小天狼星说,他盯着跳跃着的烛火,灰色的眼睛有趣地闪着光,“或是闯进斯内普的魔药储藏室那次,或是开着一辆被施了魔法的车飞去霍格沃茨?或是罗恩想给卢修斯·马尔福的儿子下个咒,结果咒语反弹了?”小天狼星大大地咧着嘴笑着。“可怜的罗恩,不得不在海格的小屋里吐鼻涕虫……”
“你没在帮忙,小天狼星。”
“不管怎么说,你们能很快见到哈利,这太棒了,”唐克斯轻快地对着莉莉和詹姆说道。“你们一定松了口气。”
莉莉点点头。“是的,”她因为唐克斯的善意而微笑着。“你刚加入凤凰社吗,唐克斯?”
“是的。”唐克斯用勺子敲了敲碗,朝他们咧嘴笑。“第一届凤凰社那会儿我还没进霍格沃茨呢,”她开着玩笑。“我在今年拿到傲罗资格证后加入的。虽然我差点在跟踪和上拿了不及格。是吧,疯眼汉?”
疯眼汉只是咕哝了一声。
“我实际上和小天狼星有亲戚关系,你知道吗?”她说。“我妈妈曾经也是布莱克家的一员……当她嫁给我那麻瓜出身的爸爸时就被家族除名了。她是小天狼星的堂姐。”
“我最喜欢的堂姐,容我补充一句,”小天狼星说。“剩下的一群都是疯子。”
“我们和布莱克家庭也有联系,”詹姆告诉她。“小天狼星是我的……第二代表亲。这表示你是我的……第三代表亲?”
“是呀,因为你和她的祖母有表亲关系,”小天狼星说。
“呃,这显得我好老,”詹姆说。
唐克斯咧嘴笑了。“有点复杂,不是吗?”
“我猜巫师届的每一个人都有点亲戚关系,”詹姆说。“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我们甚至和卢平一家也算有亲戚关系。虽然我记不起来了……”
“像是第四代远亲之类——”小天狼星开玩笑。
“姻亲——”
“三次被除名——”
詹姆和唐克斯都笑了起来。卢平也咧嘴笑了。笑声渐歇,他们陷入让人舒服的沉默。
“我很惊讶,凤凰社从一战以来变了很多,”莉莉说,突然转了个话题。她看向穆迪坐着的地方,“看起来很不一样了。”
疯眼汉咕哝着表示赞同,他的蓝色假眼在眼窝里滴溜溜地打转。“上次死了太多人。更多人失踪了。”
“卡拉多克·迪尔伯恩?他有被找到吗?”
疯眼汉的表情更僵硬了。无声的回答说明了一切。
“……弗兰克和爱丽丝呢?”
疯眼汉咕哝着。“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其他几个食死徒折磨疯了,他们在黑魔王失踪后想知道他的下落。”
莉莉盯着他,嘴惊讶地张开了。“那他们的儿子呢?”
“和他的祖母一起生活,”莱姆斯回答。“非常有精气神的老太太,奥古斯塔。她把他照顾得很好。”
“我不敢相信,”莉莉说。“弗兰克和爱丽丝……”她的声音慢慢消失了。
“斯内普现在也在凤凰社里?”詹姆问他们。
“他变节了,”莱姆斯说。“在一战结束时加入了社里。”
“你们信任他吗?”
小天狼星的表情生硬起来,但莱姆斯只是说,“邓布利多信任他。”
“邓布利多之前也被愚弄过,”小天狼星咆哮。
“邓布利多似乎有某种确定的原因信任他,”莱姆斯告诉他们。“斯内普对于社里很有用。他是个双面间谍,给我们提供关于伏地魔的有用信息。”
“虽然他有时候有点讨厌,粗鲁,”唐克斯评论道,指尖把玩着勺子。
“他过去这些年没什么改变,”莱姆斯表示同意。“但邓布利多很赞赏他,觉得他改头换面了……”莱姆斯耸耸肩。“我想我信任邓布利多的判断。”
“我不信任他,”小天狼星嘟囔着。“就算他在我们这边,我也不会把性命托付到他手上。”
“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莱姆斯说。“但没人能否认斯内普对凤凰社付出了很多。他也帮着看着哈利。”
“虽然他该死地恨死他了,”小天狼星咆哮道。
“是的,”莱姆斯讽刺地说,他嘴角浮现出微笑,他看着詹姆和莉莉。“想不到为什么。”

当晚餐进行了十五分钟时,他们被打断了。厨房门突然被打开,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红发男孩走进来,正是莫丽早些时候追着跑的那两个。
“哇噢,”双胞胎看到莉莉和詹姆时异口同声地说。
“妈妈没在开玩笑,”其中一个说道,一模一样的笑容在两张脸上绽开。
“罗恩!”另一个往身后喊道。“妈妈没开玩笑!”
男孩们进入了厨房,直接坐在莉莉和詹姆对面。
“弗雷德,”第一个双胞胎说道。
“乔治,”第二个说道,两个人都伸出手。
“我们听说你就是传奇的尖头叉子,”乔治和詹姆握着手说道。“很荣幸能见到你本人。”
“我们对你们的杰作十分崇拜。”
乔治和弗雷德似乎看起来像是想继续关于掠夺者话题的讨论,但他们被另一个走进厨房的红发男孩,和一个有着乱蓬蓬棕发的女孩打断了。他们两看起来差不多都十五岁。当他们看到莉莉和詹姆时,眼睛瞪圆了。
“见鬼了,”罗恩小声咕哝,他的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们。
“这太不可思议了!”那个他们假设是赫敏的女孩说道。但她意识到她把想法大声说出来时,她的脸刷的红了,她犹豫地靠近他们。“赫敏·格兰杰,”她介绍道。“这位是罗恩·韦斯莱。”
“很高兴见到你们,”莉莉说,亲切地微笑着。“我们听说你们和哈利是好朋友?”
罗恩脸红了,他点点头,他稍微咧嘴笑了笑。“对,我们在一年级遇见的。”
“你们见过哈利了吗?”赫敏问他们。“他还在他姨父姨妈家吗?”
“是的,”莉莉说。“我们希望他很快能到这儿来。”
“很快,”詹姆微笑着补充,委婉地结束这个话题。
“你的父母也在这儿吗,赫敏?”莉莉问。
“噢,不在,”赫敏说,她摇了摇头,微笑着。她和罗恩一起在他们对面坐下。“我的父母都是麻瓜。我只是来这儿拜访。”
莉莉的目光柔和了。“你的父母是做什么?”
“他们都是牙医,”赫敏回答,将一缕卷发拨到耳后,从唐克斯手里接过一碗鱼汤。
詹姆看向莉莉。“牙医?”他疑惑地重复。
“他们照料人们的牙齿,”莉莉告诉他。詹姆似乎并不完全明白这个解释,但他只是点点头,感兴趣地往后靠着。
“赫敏是他们年级最聪明的女巫,”小天狼星向詹姆和莉莉眨了眨眼,“她让哈利和罗恩更守规矩。”
赫敏脸红了,但罗恩只是哼了一声。
“如果你是指指手画脚的话,会更符合情况,”他小声抱怨着,把目光从双胞胎身上移开,他们走开了些,可疑地在一堆没开过的黄油啤酒边磨磨蹭蹭。
“说真的,罗纳德。”赫敏抿紧了唇。“我没有对你指手画脚。”
莱姆斯看着罗恩脸上的表情笑了笑。“她就是猜出我秘密的那位。”他告诉詹姆。
詹姆大笑起来。“你的毛茸茸的小问题?”
“这不是那么难,”赫敏说道,脸更红了。“斯内普给我们布置了一篇论文。证据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疯了,”罗恩嘟囔着。“她疯了,这个人。”
“那你呢,罗恩?”詹姆说,看向红发男孩。“你也在格兰芬多吗?”
“我全家都是,”罗恩告诉他。“我们所有人都进了格兰芬多……”
詹姆似乎被罗恩脸上的表情逗笑了。“你和哈利一起玩魁地奇吗?”
“没有,”罗恩说。“只是有时候在后院玩玩,你知道的。虽然我希望今年参加球队选拔,也许吧。我们的守门员去年毕业了。”
“现在赛绩如何?”
“我们去年没有魁地奇比赛,因为三强争霸赛,”罗恩说。“但我们两年前赢了,这是好多年来的第一次。主要是,要么就很糟糕。我哥哥比尔说这就像是格兰芬多诅咒——”
“三强争霸赛?”詹姆重复。
“是啊,”罗恩说。“哈利参加了——呃,他本来不应该参加的。有一个叫巴蒂·克劳奇的家伙把他的名字放进——”
“罗恩,”莱姆斯警告地说。
“——但,是啊,今年也许就会赢了,”罗恩说道。他挤出了个微笑。
对话暂时告一段落。莉莉和詹姆意识到有些事情他们还没有被告知,但他们不想说什么破坏气氛的话。
“哈利会很快来这儿吗?”赫敏礼貌地问他们。
“这周六,”莉莉告诉她。“凤凰社周六会派人去接他。”
罗恩和赫敏因此都开心起来。
“噢,太好了,”赫敏说。“他离开女贞路会很开心的。他可不喜欢呆在那儿。”
“是啊,”罗恩说。“他这周已经给我们写了三次信了。他一定很无聊。”
赫敏看着罗恩,眉毛垮了下来,“或是焦虑,罗恩,”她告诉他。“你也会的,如果你看到神秘人回来了,然后又被送到一个麻瓜的地方过暑假。”
罗恩哼了一声。“至少他不在这个阴沉沉的老房子里打扫蜘蛛,厕所。”
就在这时,厨房门打开了,莫丽回来了,紧跟着的是一个红发女孩——很有可能是金妮——还有亚瑟。莫丽的眼睛扫视着长桌,似乎在确认着每个人都被喂饱了。“噢,亲爱的,鱼汤怎么样?”
莱姆斯吹了吹汤勺里热腾腾的汤。“很美味,谢谢你,莫丽,”他说道。
韦斯莱夫人满面喜色。
“你们会呆在这儿吧,波特先生和夫人?”赫敏问他们。
詹姆和莉莉交换了个眼神。“你可以叫我们莉莉和詹姆,”詹姆告诉她,露出了个微笑。“波特先生和夫人听起来像我的父母。”
“噢,”赫敏说,脸红了,罗恩从他的汤碗边缘偷看了一眼。“当然啦。”
“回答你的问题,是的,我们会留在这儿,”莉莉告诉她。“暂时是这样。现在我们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知道哈利会在周六来的消息后,格里莫广场12号似乎都为詹姆和莉莉开心起来,这几天内整个房里都被注入了一种新的活力。莉莉和莫丽努力刷洗,烹饪,而韦斯莱双胞胎则用更多恶作剧袭击这个老房子,他们的发明经常在出乎意料的地方引起许多欢笑和愤怒的尖叫。虽然房里的情况对某些人来说很有趣,但情况变得太糟糕了,当消失咒使得一窗帘的小虫子成倍增长后,莫丽不得不一把火把整幅窗帘都烧了。这件事给赫敏,金妮和罗恩带来了更多工作,他们惨兮兮地抱怨着当哈利来时事情会好得多。
詹姆和小天狼星似乎被整个房子里的气氛所感染,他们又恢复了爱开玩笑的天性。詹姆的存在似乎给曾经忧郁无比,闷闷不乐的小天狼星带来了正面影响,反之亦然;他们时不时地爆发出大笑声,似乎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过去的那些年。让莫丽和莉莉感到挫败无奈的是,虽然莱姆斯觉得很有趣——他们甚至加入了某些双胞胎的恶作剧里,他们帮双胞胎给一群橡胶小鸭施了魔法,小鸭子们绕着格里莫广场的天花板跳着爱尔兰快步舞。莉莉和赫敏花了一整天才抓到了所有的鸭子,每当有人靠近它们挥舞着魔杖时,它们就会烦人地大声呱呱叫着,警觉地逃跑。
混乱统治了格里莫广场,而莉莉和詹姆却十分庆幸,庆幸混乱能让他们分散注意力。缓慢而有条不紊地,星期六快来了。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