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 17

第十七章将军

莉莉折好最后一件衬衫,把它放在那堆需要还给唐克斯的衣服上。她和詹姆在这儿已经呆了一个星期了,但直到前天,他们才有机会在伪装下去对角巷买一些急需的衣服。虽然唐克斯对于借给她衣服这件事毫无意见,莉莉依然对占用了唐克斯一大半衣柜的事情很不好意思。况且在某种方面重新独立起来的感觉太棒了。每天她和詹姆都在进步。
莉莉抚了抚折好的那叠衣服。因为她所施的清洁咒,衣服的触感暖暖的。她想等唐克斯来凤凰社吃午餐的时候再给她。也许她和詹姆可以想想能做点别的什么来感谢她。
莉莉把那叠衣服放进床对面的抽屉丽,打开放着他们新买的衣服的小包。她前几天施了一个无痕伸展咒在小包上,这样他们就能很方便地把东西都买回来,不至于招致不必要的注意。她仔细检查小包里的东西,拿出一叠叠的东西,首先是詹姆的衬衫。她不知道要把这些东西都放在房间的哪里——抽屉看起来太小了,也许她要再施一个伸展咒。一点点地收拾着,她意识到他们真的需要尽快搬出去了。虽然住在格里莫广场很愉快,尤其是和哈利以及其他人呆在一起的时候,但莉莉知道他们最终总是要搬进波特庄园里去的。他们不能永远呆在格里莫广场,不论小天狼星想说什么。
莉莉拿出最后一叠裤子的时候,楼梯那儿回响起了一连串脚步声,她抬头看到詹姆漫步走进房里,笑得暖洋洋的。
“你去哪儿了?” 莉莉问道,他走过来笑眯眯地吻了吻她。他的脸颊因胡茬而有一点刺人——显然他今天还没刮胡子——但他嘴唇的味道尝起来像蔓越莓
“在厨房帮莫丽的忙,”他回答,单手揽过她,看着她刚刚的成果。“我们在做水果拼盘。”
她微笑了。“我能尝出来。有蔓越莓吧?”
咧嘴笑着,又在她唇上印下一吻。“还有呢?”
“嗯。香蕉?”
“答对。还有呢……?”他又吻了她一下。
“嗯,我分不出来。蔓越莓的味道是最重的。”
他笑了。“还有苹果。”
“完全猜不出来这个。”
“我们没放太多苹果,”詹姆说,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背。“嗯。我一直在偷吃,莫丽有点生气了。”
“我猜也是。你简直是喂不饱的恶魔。”
“但我同时也是烹饪的天使。所以扯平啦。”
莉莉笑了。
“现在,你该问问我为什么能如此天赋异禀英俊过人啦。”
莉莉打了一下他的手臂,他吃吃笑着,而她也咧嘴笑了。她踮起脚尖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回吻他。
“你尝起来有牙膏的味道,”他们分开后,詹姆抵着她的嘴唇说道。“你今早吃过东西吗?”
“还没,”她说。
“你应该下来。哈利已经和罗恩,赫敏在楼下了。你应该来听听,他们太有意思了。”
“他们在干嘛?”
“互相比较意外爆发魔法的故事,”他回答。“你知道哈利曾不小心吹胀了弗农的姐姐吗?”
“什么?”莉莉喊道,忍不住唇角的一丝微笑。“玛姬吗?”
“显然是。小天狼星笑个不停。”
莉莉也忍不住吃吃笑了。
“我猜这就是他三年级时离家出走的原因。显然他几乎让魔法部吓坏了;他们以为小天狼星可能抓住他了。”
莉莉大笑着。“我发誓我一会儿就下去,”她告诉他。“我只是要把这些衣服都先收好。”她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重新走近那堆衣服。“你知道唐克斯来这儿了吗?”
“我在那儿的时候她还没来,”他说。他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你打算把这些都放在柜子里吗?”
她哼了一声,绕过他们的床去拿床头柜上的魔杖。
“这儿有点挤,是不是?”
“我打算施一个伸展咒,”她说。她把魔杖对准抽屉,胳膊在空中以半弧形挥舞着。她施完咒语后上前查看衣柜,拉开了一个抽屉。里面大得多了。
“你在这方面一向好得多,”詹姆说道。“魔咒之类的。”
莉莉放下魔杖,开始把衣服往里面摆放。“是啊,不过你的变形术可是第一的,”她说道,给他一个了解的眼神。
“小天狼星比我好。还是搞不懂他为什么没有拿第一。”
“小天狼星没有交作业,”莉莉指出。
詹姆绽开了一个微笑。“那倒也是,”他承认道。“那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们是麦格最不喜欢的学生的原因。”
“你们让她长出了很多白头发。”
詹姆停住话头回想了一下,嘴角边绽开掩饰不住的笑痕。“我们那时候挺可怕的,是不是?”
莉莉笑了起来。“你说得太轻松了。”
“你得承认,我们有些恶作剧还是很聪明的,”詹姆说,靠近衣柜。他看着她忙碌着。“虽然我们有那么一小会儿有点混蛋。”
“我承认你们的某些恶作剧很聪明,”她说。“但并不是所有恶作剧都是友善的。”
“也是,”他说。“我认罪。”他的手指敲着衣柜的木头,一边思索着。“说起恶作剧,我有种感觉,孩子们在策划着什么。”
“是吗?”她说。“比如呢?”
“我还不知道,”他说。“他们没有声张,但形迹可疑。”
“不会是危险的事情吧?”
“我不这么认为,”他说。“我得查一查。他们最近行动比往常要多。”
“也许是让哈利不再担心明天的审讯,”莉莉柔和地说。虽然哈利对于即将到来的审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随着日子越来越近,焦虑越来越爬上他的眉梢,他也越来越沉默寡言。现在很难逗笑他了。莉莉和詹姆决定不讨论这件事,以免给他太大压力,而是转移他的注意力,尽量保持气氛愉快轻松。她怀疑赫敏和罗恩也在做同样的事。
詹姆显得若有所思。“是吧,”他轻柔地说道。“不过哈利也许并不需要这些。”他和莉莉目光缠绕,他们都一样为哈利担心,因为他们儿子感到不安的事实而痛心。
“我在想,”詹姆在漫长的思索后说道。他手指轻拍木头。“这周某个时候我们可以去看看波特庄园,也许在审讯之后?”
莉莉抬头看他。“会不会太快?”
“你觉得太快了吗?”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如果哈利……”
“我们不必现在就搬进去,”他迅速向她保证。“我们可以等哈利回学校了再搬进去。我在想,我们可以先去看看,也许做做卫生,这样等哈利从学校回家就可以住了。”
她想了一会儿。
“我可以联系埃姆莎,”詹姆接着说。“她也许还在那儿。”
“你父母的家养小精灵?”
“是呀……严格地说,等哈利到一定年纪的时候,她就是哈利的了,所以她可能还在房子里。”
“还有另一个呢?温德尔?”
詹姆挤出一个微笑。“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世——现在他估计已经老成精了。”
莉莉把最后一摞衣服放在衣柜里,点了点头。“好吧。我只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其他地方。哈利很快就要离开了,我们直到圣诞节才能见到他……”她关上抽屉,直起身来。
詹姆给了她一个了解的眼神。“我确定他会写信回来的。”
“他最好是,”莉莉阴郁地说,詹姆只是微笑了一下,带她走出了房间。



“喂!”哈利气愤地喊道,罗恩的王后干掉了他最后一个主教。“这不公平!”
罗恩只是咧嘴笑着,主教的头滚落了,而王后继续扫荡着剩余的棋子。“哈利,你巫师棋下得糟糕透了。”
韦斯莱夫人的脚步声在通向厨房的途中停住了。哈利抬头看到她正愤怒地俯视着罗恩,双手叉腰。“罗纳德。”
“对不起,妈妈,”罗恩说,完全没有因为他母亲的警告而受到影响。当她勉强接受道歉走开后,罗恩朝哈利咧嘴笑着。他们玩了几乎一上午的巫师棋来分散哈利因为审讯而产生的担忧。随着审讯日期的到来,哈利在过去几天越来越沉浸于忧虑之中,而最近甚至连小天狼星的笑话都无法让他高兴起来了。“真不走运,伙计。”
“说真的,哈利,”赫敏从《十五世纪的黑巫师》后说道,哈利和罗恩都惊讶地看着她。“你可以把车向上移动两格,这样罗恩就没法抓到你了。”
罗恩戏剧性地翻了个白眼,哈利恼羞成怒地说,“赫敏,如果你这么热心,不如你来结束这局?”
“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赫敏说。“再说了,我觉得你如果想进步就别跟罗恩玩。”
罗恩朝哈利咧嘴笑着。
“噢,闭嘴,”哈利告诉他,决定讨厌他最好的朋友脸上贼兮兮的笑意。“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在魁地奇比赛后再开始炫耀。”
罗恩哼了一声。“如果弗雷德和乔治能不被妈妈发现设好球场就行。金妮一直在厨房转移妈妈的注意力,但她发现他们究竟在阁楼里做什么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赫敏发出一声嘲笑。“我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在试伸展咒。”她的声音因恼怒而音调变得很高。“首先,他们得用好多魔法才能创造出魁地奇球场那么大的空间,况且施咒的巫师还应该有魔法部的许可——”
看到他爸爸和小天狼星一起走近房间里,哈利赶紧发出嘘声她闭嘴,不希望大人们听到他们在讨论的事情。詹姆和小天狼星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赫敏似乎没有听到。
“——再说了,这本身就是个极其复杂——以及危险——的魔咒——”
“你认为弗雷德和乔治办不到吗?”罗恩挑战地说道。
哈利在桌下踢了踢罗恩。两个大人走得更近了。
“我从没有这么说过!”赫敏防备地说道,但似乎没有注意哈利。“我只是——”
“你们两个,”哈利发出嘶嘶的声音,倾身向前以保证他的声音足够低。“闭嘴。”
“发生了什么?”小天狼星大声问道,刚刚好目睹哈利绝望地让罗恩和赫敏闭嘴的样子。
赫敏只是怒视着他们作为回应,她怒气冲冲地把乱蓬蓬的头发拨到肩后,再一次把自己埋在她的书后。
“你们三个在计划着什么?”小天狼星问道,虽然他看上去更多的是觉得有趣,而不是担心。
罗恩试图挤出一个轻松的笑。“没什么!”他匆匆说道。
赫敏在她的书后显得气呼呼的。罗恩朝她的方向投去愤怒的一眼。
“好吧,那么,”詹姆说,两个人看起来都没有相信罗恩的说辞。“到底是什么?”他看向哈利,凝视着他。“哈利。”
“没什么。没什么重要的,”哈利说,把他的兵卒往前面移了一位,想把话题引开。
虽然很显然詹姆和小天狼星都不相信他们,但他们都暂时放弃了。哈利知道他们可能一会儿会监视他们。小天狼星和詹姆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天赋,只要有人在惹麻烦,他们就能察觉到。
“那这里又发生了什么?”小天狼星问他,看向棋盘,咧嘴笑着,哈利的卒刚刚被敲成碎片。
哈利看着他教父脸上的表情,翻了个白眼。“小天狼星……”
“你在巫师棋方面不怎么样啊,”他觉得有趣地说道。
“哈!”罗恩说,他双手抱胸。
“罗恩再有两步就能拿下你的王后了,”小天狼星告诉哈利,弯腰指着棋盘。罗恩的表情从戏谑转为惊诧。“他准备出骑士和主教——”
“什——这不公平!”罗恩叫到。“你们不能联合——”
“哦,拉倒吧罗恩,”哈利告诉他,小天狼星正为他下了一步棋。“反正你最后还是可能会赢。”
罗恩吐出一连串的抗议,哈利的王后打掉了他的骑士。他怒视着小天狼星。“这是在作弊。”
“这叫团队合作。”哈利狡黠地说。
“是吗?如果你觉得这是公平的,那么我就要弗雷德和乔治都加入我的魁地奇队,只要他们弄——”
哈利踢了一脚罗恩的胫骨,罗恩赶紧住了嘴,他的脸上满是歉疚。
但这太迟了。詹姆和小天狼星都开怀笑着。
“魁地奇?”詹姆重复道。哈利不知道看见他父亲脸上了解的笑容是不是应该感到安心。
“什么魁地奇?”小天狼星说。“这儿附近没有魁地奇球场。”
“不知道,”罗恩耸耸肩,他脸红了,徒劳地试着继续面前的巫师棋游戏。
“什么魁地奇球队?”小天狼星问道。随着罗恩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他的微笑也越来越大。
“你们两没有想溜出去吧?”詹姆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
“没有,”哈利向他保证。
“那你们两在策划着什么?”小天狼星机警地问道。
“不是我们!”罗恩绝望地说。“是弗雷德和乔治。去盘问他们!”
“赫敏?”詹姆问,转向角落里那本大书的方向。
巨大的书向下移了一点,露出了疲倦的赫敏。“双胞胎在阁楼里试着施伸展咒!”她脱口而出。
“赫敏!”罗恩和哈利愤怒地异口同声喊道。
“伸展咒?”詹姆重复道。
“如果他们搞错了,咒语会反弹,他们可能会受到严重伤害的!”赫敏忧心忡忡地说。
“为什么双胞胎要施伸展咒?”
赫敏的眼神紧张地在哈利和罗恩之间徘徊。“他们想在阁楼里建一个魁地奇球场!”
詹姆和小天狼星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同时哈哈大笑。
“魁地奇球场?”小天狼星重复道,欢快地咧嘴笑着。“在这个房子里?”
赫敏脸红了。“你不介意吗?”
小天狼星大笑道。“他们炸了这个房子我都不会介意。”
詹姆吃吃笑着。“那可是需要很多伸展咒,”他评论道,注意到赫敏脸上担忧的表情。
赫敏点点头。
“也许我们该去看一看,”他对小天狼星说。“为了安全起见。”
赫敏看起来松了口气。
“别担心,你们两,”詹姆告诉他们,他匆匆揉了揉哈利的头发就和小天狼星出去了。“你们会有球场的。”
“看到了吧,赫敏?”詹姆和小天狼星漫步走出房间后,罗恩狡黠地说道。“他们毫不在意。”
“他们在乎,罗恩!”她说。“他们现在就是去看着弗雷德和乔治,监督他们。”
罗恩把他的王后往前退了一格。“至少我们在你开庭前还有机会打几场比赛,对吧哈利?”
哈利一言不发。他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搅疼。他无言地看着最后的车被王后的长剑斩成两截。



译者的话:extension charm无痕伸展咒是非常实用的咒语,但它的使用同时也受到魔法部的限制。只有魔法部认可的物品制造商才可以使用伸展咒,比如霍格沃茨的箱子,巫师使用的帐篷等等。在未经魔法部授权允许情况下使用是会面临检控的。所以其实最后一部里赫敏私自给小包包施这个咒语的行为是违法的。但因为该小包为战争取得胜利发挥重要作用而免于检控。因此很多同人中巫师随便使用extension charm的设定都是有错的。
其次,这里有一个小小的bug。詹姆和莉莉很有可能是麦格教授最喜欢的学生。詹姆在她最喜爱的两个方面天赋异禀,魁地奇和变形术。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