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 9

第九章 回忆,忧虑和掠夺者

莉莉和詹姆的清晨静悄悄地来了。虽然他们已经放弃了前一天晚上晚一点儿能见到哈利的希望,但他们依然焦急地等待着黑夜的过去。他们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依然无法入眠。终于,快到六点的时候,莉莉翻了个身看向詹姆,詹姆正盯着床顶的帆布。他双眉紧皱,莉莉知道他一夜无眠。
他似乎察觉到她正在看着他,回过头来看向她的眼睛。
“他没来,”莉莉轻柔地说。
话音消散在充满痛苦的沉默里,詹姆探过来碰了碰她的胳膊,他的嘴唇紧抿着。
“你觉得他想见我们吗?”
詹姆没有回答。他显然也想问同一个问题。“也许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思考。”他的喉结大幅度地滑动了一下,声音因漫长的沉默而沙哑。“十四年了。他过了太久没有我们的日子。”
莉莉仔细考虑着他的话,看向房间另一端的窗户,晨光正悄悄渗进房里,消融了暗色的窗帘和地毯上的阴影。
“……他以前都在这时候起床,”莉莉说。
詹姆看着她。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记得吗?每个清晨,都是如此。”莉莉探过去触碰詹姆的手,把他的手拉进自己的手里,沉浸在回忆里。“在他的摇篮里,看着我们,试着想讲话……”她的声音慢慢消失了。“我们怎么能当好父母,詹姆?我们那时候几乎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小天狼星和韦斯莱夫人把他照顾得很好,”他轻声说道。“我确信他会很高兴能和我们一起生活。”
“如果他希望和我们一起生活的话,”莉莉的手指滑过他的睡衣领子。“他对小天狼星更熟悉,对韦斯莱一家更熟悉,也对莱姆斯更熟悉。和我们一起生活,对他来说就像和陌生人一起吧。”
“我们会慢慢认识他的,莉莉。我们不会是陌生人。如果他不想和我们住,他也不必这么做。”
“给他选择权?”
“我想我们应该让他掌握进度。他不是个小婴儿了,莉莉。他也许需要一些空间。”
莉莉对此沉默着。
“我也很担心,”詹姆说,他停顿了一会儿,他的手指把玩着她一缕深红色的卷发,惆怅地轻轻拉了拉。
莉莉回了一个短暂的微笑,在他下巴上轻啄了一口,然后在床上坐了起来。

他们无声地穿戴整齐——这似乎是某种双方默契的沉默了。沉默使他们有空间思考,担忧,很快地,他们发现自己都不需要开口交流了。只要另一半的存在,以及知道他们还在一起等待就能让他们得到想要的慰籍。他们周围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对方的陪伴,这就是他们所迫切需要的安慰。
他们没有自己的衣服,所以穿着小天狼星和唐克斯借给他们的衣服。虽然莫丽说过他们可以尽快去买东西,但安保需要的增加使得他们现在依然不能成行。穿着不习惯的布料,材质和品味的衣服让他们感觉有点不舒服,但他们目前没什么办法。
莉莉比詹姆更快穿好,当她穿上了唐克斯的一条裤子时,她转身等着詹姆整理着自己的衬衫,这样他们才能去楼下吃点东西。她看着他一颗一颗慢慢扣着扣子,领子竖在脖子后。他老是忘了检查领子,她总是得帮他整理好。
莉莉的目光更柔和了。“这儿。”她过去把领子翻好,但当触碰转变为更浪漫的激情时,她抚平了他肩上的衣料,放下了双手。“你从来不检查领子到底有没有翻好。”
“你永远都在这儿帮我整理好。”
莉莉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而且你的头发也不整齐。”
“什么时候整齐过了?”
莉莉挤出了一个微笑,一会儿后,门上传来一声轻叩。他们微弱地希望着那是哈利,但当一个压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时,希望破灭了。
“我是小天狼星,”,声音说道。
“进来吧,”莉莉告诉他。
门打开了,小天狼星走了进来,穿着黑色的衣服,头发梳过了。他关上身后的门。
“你这么知道我们起床啦?”詹姆问他。
“正好经过,听到你们的声音,”小天狼星说。“听着,孩子们好一会儿都不会起床——”他看了眼他的怀表。“——估计还要四个小时左右,所以你们俩不如现在下楼吃点东西。我们可以在楼下聊聊。”
詹姆和莉莉惊讶地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已经忘了年轻时睡懒觉到日上三竿的感觉——他们刚结婚不久就带着一个小婴儿,两个人都没有睡过那么长的觉。“他们睡这么久懒觉?”
小天狼星微微嗤笑着。“相信我,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能睡得更久,但莫丽强迫他们起床。你在楼下都能听到抱怨声——她几乎要把他们从床上橇起来。”
詹姆微笑了,而莉莉则哈哈大笑。
“所以你来吃早餐吗?如果我能自夸一下的话,我的鸡蛋做得该死地好,莱姆斯已经在给麦芬抹黄油啦。”小天狼星咧嘴笑了。“你们会来的,是不是?”他从詹姆看向莉莉,他的微笑让他看起来年轻不少。“我今天早上花了太多时间煮饭,你们要是不来吃我会觉得受到冒犯的。”
詹姆好笑地摇摇头,但小天狼星似乎已经知道他们会来,所以他转身走了出去。莉莉和詹姆跟上他。
“你今天早上太活泼了,”詹姆说道,他们正走下楼梯。“你自己也是一个爱赖床的人。”
“噢,你知道的,”小天狼星说,对着他扬了扬眉毛。“总得跟着时间改变嘛。我们已经老了,尖头叉子。”
莉莉发出一声愤慨的声音。“我还达不到那么老的程度,”她说。
“也许年近中年了?”詹姆说。
“你说自己就好,”小天狼星告诉他。“我已经是条老狗了。”
“所以你老到发霉了,大脚板?”
“注意点,尖头叉子。”
他们到达了男孩们睡的那一层,静悄悄地走过关着门的房间。就在莉莉和詹姆准备接着往下走一层楼梯时,小天狼星举起一只手阻止了他们。
“等一下,”他对他们低语。他的手伸向男孩们的房门,溜了进去。莉莉和詹姆互相疑惑地看了眼。因为房门的角度问题,他们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但他们可以隐约听到小天狼星在里面走动的声音。

当一分钟后小天狼星重新出现,把门带上的时候,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正栖息在他的胳膊上。“到了楼下我再跟你们解释,”他告诉他们,然后他领着大家走完了剩下的楼梯。
当他们安全到了厨房,小天狼星把猫头鹰放在一张椅子的椅背上,她因为被到处移动而显得很不高兴。
“哈利的猫头鹰,”他告诉他们,詹姆伸出手去抚摸她。“海德薇。小心点——她很高傲。如果你不够友善的话她会咬你的。”
由于猫头鹰就在眼前,他们明显发现海德薇的腿受伤了,看上去似乎被抓住过或被扭伤了。詹姆一边安抚地轻拍她的羽毛一边检查她。海德薇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叫声,显然还在为被吵醒的事而不高兴,但她也很显然正在享受自己所受到的关注。
“她的腿折了,”莉莉说。
“这就是我们想检查她的原因,”小天狼星告诉她。“莫丽认为她可能被截获了。我们想在下结论之前进一步检查她。”
“你认为有人可能截获了哈利的某一封信?”詹姆问道,手里托着海德薇的爪子。
小天狼星点点头。“无论是谁派来的摄魂怪,他都知道哈利要比往常更早离开女贞路。昨晚你们上床睡觉后我们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亚瑟有一些想法……”
“看起来她的爪子被折断了,”莉莉仔细检查了之后说道。“她可能陷入过危险的处境里。这些印记看上去像绳子留下的。”
“你说过罗恩和赫敏不被允许向哈利透露任何信息,”詹姆说。“有没有可能他们不小心以某种方式……呃……”
小天狼星摇摇头。“也许只是一句话而已,”他说。“重点是有人一直想方设法获取信息。我们不知道谁在暗中做梗,但很有可能是魔法部内部的人。我们希望时间能让我们了解——”
海德薇发出响亮的嗥叫,詹姆吃疼地发出嘶嘶声,他的手猛地从海德薇喙下抽回来。显然他刚刚太关注于她受伤的腿,没有及时抚摸她的羽毛给予安抚。
“告诉过你她咬人的,”小天狼星好笑地看着詹姆甩着手。“她有一次差点咬掉了我的手指……”他伸出手去安抚海德薇,但她并不领情,显然对他也很不满。她振动翅膀飞去更高的落脚点——瓷器展示柜上——这样别人就碰不到她了。
“我觉得应该假设她被截获了,”莉莉说,盯着雪白的猫头鹰。“也许我们应该试着给他疗伤。她的腿看起来似乎很疼。”
“莫丽会照料她的,”小天狼星说。“她在治疗魔咒方面很擅长,反正现在这只猫头鹰哪儿也去不了,我们一会儿可以把她骗下来。”

小天狼星话音刚落,厨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他们转身看见莱姆斯正走进房间。他看到莉莉和詹姆时笑着打招呼。
“我很惊讶你们两起床了,”莱姆斯说,把一碟食物放在桌上。盘子里堆着早餐麦芬,黄油在麦芬香脆的表面上融化着,香气四溢。
“我们正在检查海德薇,”詹姆告诉他,指了指瓷器柜。
“啊,”莱姆斯回答,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望了一眼海德薇所在的地方。“她很烦躁。有什么发现吗?”
“我们觉得莫丽是对的,”小天狼星告诉他,莱姆斯的表情沉了下来。
“我们等会再看看,”莉莉说。“但我觉得我们已经掌握了所有需要的信息了。”
莱姆斯点点头,指了指他们面前的麦芬。“我不敢自夸和莫丽煮的一样好,”他微笑着警告他们。“但也不太坏。”
“他有时候难忍渴望,把生肉偷偷塞进食物里,”小天狼星说道,无视莱姆斯脸上隐约的恼火之色,朝莉莉眨了眨眼。
“至少不像你的炖牛肚那么糟糕,”詹姆开玩笑道。
“噢噢噢,拜托。”小天狼星对詹姆的嘲笑挥挥手。“我知道你很喜欢。我记得你至少吃了两勺子才发现——”
“……炖牛肚?”莉莉重复道。“牛肚?”她审视着三个男人脸上的表情,一片死寂和莱姆斯畏缩的表情让她警钟大作。“里面没有牛肚吧?”
“我们不知道那是牛肚,”莱姆斯告诉她。“小天狼星故意不说。”
“这只是个玩笑,”詹姆说。“小天狼星显然觉得很有趣。”
“这并不有趣,”莱姆斯说。“我呕吐了整整两个小时……”
莉莉不可思议地转向小天狼星,他正放松地瘫在椅子上,表情洋洋得意。“牛肚?你到底从哪儿找来的牛肚?”
“在斯拉格霍恩的魔药储藏室。就装在一个罐子里,等着我去拿。”
“难道魔药课的第一条规定不就说了不能吃地下室里的任何东西吗?”
“你当然知道啦,莉莉,”小天狼星戏谑地眨眨眼。“魔药小姐。”
莉莉恼火地摇摇头。“这太恶心了。”
“相信我,我们也是这么觉得的,”莱姆斯告诉她。“我们甚至还不知道牛肚在那儿已经放了多久了。”
“小天狼星第一次下厨,”詹姆开玩笑,朝着小天狼星咧嘴笑了。“我们告诉他以后别再试了。”
“啊,”莉莉摇摇头,“我情愿你们吃饭的时候别讲牛肚。”她伸手拿了一个麦芬,一挥魔杖招来了一个盘子,把麦芬放在盘子上。
“我们以前真是有过不少好日子,”詹姆朝小天狼星咧嘴笑。“现在回想起来,有些是有点奇怪。”
“我们现在得创造些新的回忆,”小天狼星回答。“活在当下,尖头叉子。”
“很好。因为我们以后都别再说炖牛肚了。”
小天狼星偷偷嘲笑着詹姆脸上的表情,莱姆斯和莉莉都好笑地哼了哼。

突然,砰砰的运动鞋快速走下楼梯的声音打断了他们,小天狼星脸上笑意盈盈的表情一瞬间消失了。
“是其中一个男孩,”小天狼星说,他的脸色苍白,急急忙忙在男孩进门之前去截住他。小天狼星刚到门边,他们就听到他惊讶的声音,“哈利。”
莉莉和詹姆慢慢地放下了叉子,感觉房间里的紧张气氛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哈利就在门外。哈利就在门外,他们很可能马上就能见到他了。事情太突然了,他们两都不知道如何反应,如何表现自己才好。
“……我以为你几小时后才会起来呢,”小天狼星的声音从走廊里传进来。
“我可能习惯了在徳思礼家早起,”一个新的声音说道。
莉莉的头猛地转向詹姆,她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这是哈利的声音。
“小天狼星,你还好吗?”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你看起来很苍白。”
“……哈利……”虽然他们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小天狼星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安,他们不难想象他嚅动的样子。“呃,哈利,你的……”
“……我的爸爸妈妈在里面。”哈利似乎猜到了小天狼星没能说完的话。他的声音突然很呆板,低沉,毫无波动。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房里的人们可以听到慢慢靠近的脚步声,一个黑头发的少年走进了房里。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