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 6

第六章  计划中的漏洞

 

哈利觉得无比泄气。他回到女贞路才不过刚刚两个星期,但他已经渴望着逃走了。

这个暑假,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的亲戚们和往常一样不友好。虽然他们不像过去几年那样烦他,但他们仍然在他走过时尖声斥责或者怒视着他。但一个月前,伏地魔回来了,哈利极度渴望着某种变化:一点预言家日报上的新闻,一则晚间新闻的通告,来自罗恩或赫敏或小天狼星的只言片语……任何事,真的,任何能显示魔法部最终接受了他的说法,或者伏地魔终于暴露了的事。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罗恩,赫敏和小天狼星那儿寄来的信到目前为止一直很含糊,而且让人恼火的短;他们中没有人告诉他他们在哪儿,或者在做什么。麻瓜的晚间新闻每天都报道差不多的消息。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也从没发表巫师届最危险的黑巫师已经回归的声明。哈利陷于毫无消息的困境之中。

哈利觉得自己不能完全怪小天狼星,至少,他现在还仍然在躲避魔法部的追捕……但罗恩和赫敏又不一样了。他们这个暑假行为十分古怪,哈利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们有意不告诉他消息,这让他感到很沮丧。通常,他们都会寄信给他,信里详细地写着他们每周都在干什么——他们都知道他被关在女贞路多么焦躁无聊——但很显然,这个暑假很不同。这个暑假,他们的信一直都含糊其辞,模棱两可。

我们不能告诉你我们在哪儿,罗恩曾这样写信给他。他们不让说。但我希望你那儿一切还好。希望麻瓜们有好好对待你。

我这个暑假和罗恩呆在一起,赫敏不久后也写信给他。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我确信你很快就会来和我们一起了。我很抱歉我不能透露更多信息;他们不让我们说,以防信件被截获了,但很有可能,我们很快,很快就能见面了。

哈利发现自己非常想念他们,尤其是小天狼星,小天狼星肯定能了解他所感受到的沮丧。在无助的情绪和每晚的噩梦里挣扎,哈利渴望有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至少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任何事,任何人都比德思礼家要好太多了。此时此刻,似乎连海德薇都抛弃他了;她早上就离开了了,可是快到晚上依然还没回来。

哈利呻吟着,扑通一声瘫倒在床上。他可以听到楼下的佩妮姨妈刚刚做完晚餐。千层面的味道飘到了他的房间,但他并不饿,尤其是在昨天那难吃透了的肉炖菜之后。他依然偷偷在房间里私藏食物(赫敏,罗恩和海格积极响应他的请求),他整天就靠这些过活了。佩妮姨妈不会来叫他吃晚餐。她对他到底有没有吃饭一点也不在乎,这对于哈利来说倒使他松了口气。虽然有时候这种感觉有点奇怪,从韦斯莱夫人的过于关心到他姨父姨妈的毫不在意。

突然间熟悉的翅膀扇动的声音把他从思绪中唤醒,他立刻跳了起来。是海德薇,她的翅膀不自然地拍打着,减缓速度,白色的羽毛沙沙作响。她停在他的窗台上,他立即注意到她腿上的一张羊皮纸。哈利的胃紧缩成一团,他奔过去迎接她。她似乎因为他对信比对她的关注更大而很生气,但他太兴奋了,没有太过在意。他解下信,迅速打开。是赫敏写来的。

亲爱的哈利,

好消息!美好的事情发生了!不,并不是你所想的好事,但我们都开心极了,等不及要等你来这儿了告诉你,你很快就能来了!我知道这一切很难熬,但相信我;事情很快就会好转的!

收拾好你的东西,

赫敏

哈利盯着这封信一会儿,重新读着把它烙进记忆里。收拾好他的东西。收拾好他的东西。这说明很快,也许就在这几天,他就能离开这儿了。这真是个让人开心的想法,他终于能离开女贞路,和朋友重聚了。

海德薇不高兴地高声叫着,哈利检查了一下她。她往常整整齐齐的羽毛很不寻常地乱成一团。哈利皱起了眉头,靠近她想抚平她的羽毛。然而他一触碰到海德薇,她就受惊地厉声尖叫起来。她啄了口他的手指,振动翅膀飞向笼子。她低下身,鸟喙啄着爪子。她的爪子看起来很奇怪地弯曲着。

通常哈利会以为她这样是遇上了坏天气。现在,在伏地魔复活后的暑假里,在伏地魔和魔法部都与他为敌的情况下,哈利不那么肯定了。他看着手里的信,信似乎被打开过。

哈利疑惑地摇摇头,决定以后有机会向小天狼星提一下。哈利把信折叠起来,塞进口袋里。这对他很特别,就像一张离开这儿的车票。他简直等不及了。

他今晚就会收拾东西。但现在,他想他需要离开这所房子。这封信给了他自由的希望,他突然无比渴望自由的气息。

“我会把窗子开着,如果你想出去狩猎的话,”他告诉海德薇。她没有回应,只是把脑袋埋在她的翅膀下。他观察了一会儿她不同寻常的行为,告诉自己等她允许他的检查时,他会再来查查看。现在,让哈利安慰的是,她似乎没有受到严重伤害,只是羽毛乱成一团。

 

哈利离开了房间,成功地溜出了房子,没被他姨父姨妈注意到,这对他可是件好事。谁知道如果他们注意到他,会给他安排什么家务呢。室外天色渐暗,傍晚的乌云挡住了灿烂的日落。天气依然炎热,但晚间温度稍降,使得空气变得又闷又湿。天气太不舒服了,但户外的闷热比起室内的闷热还是要好得多的。

他穿过马路,往街角的公园走去。他过去几年常去那儿,他在那儿能一个人呆会儿,能躲开德思礼一家,能好好思考。他这个暑假特别需要这些,尤其在墓地里发生的一切后。

他在那儿呆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熟悉的一群人走近了。达利那伙人。几年前,他可能会因为有可能发生的打架而跑走,但达利这个暑假似乎和他父母一样选择不理睬哈利。他和他们一样害怕哈利,因此,达利和他的那伙人没有烦他。他们都和达利一样愚蠢而人高马大。

哈利看着他们在不远处向彼此道别,男孩们一个一个回家吃晚餐。达利往哈利的方向走来,但直到快走到他身边时才发现他。

“你在这儿干嘛?”达利问他,嗓音里混合着厌恶和惊讶。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哈利讽刺地回答。他对于自己的躲藏地不再属于他一个人而有些恼怒,但同时有一部分的他却欢迎这样能分散注意力的事。

“你不应该呆在这儿的。”

“公园是公共场所,达利,”哈利回答。“再说了,你爸爸妈妈可不在乎我去哪儿了。”

“公园关闭了,”达利告诉他。“你在非法侵入。”

“瞧瞧你,”哈利说,咧嘴笑了。“达利认字了。看着,达利,那块牌子是怎么说肆意破坏公物的?那难道不是犯法的吗?”

达利的拳头握紧了。

“我在想妈咪如果知道了你在做些什么,她会怎么说呢。”

达利高视阔步地走开了,但这只让哈利更愤怒。哈利滑下秋千,快步走到他身边,跟着他的步伐。

“她依然以为你是天真的达达小心肝。她甚至不知道你能做些什么。不,她的‘宝贝蛋儿’可不会忙着抽烟,破坏公园,殴打十岁小孩。他只是在邻居家喝个茶……”

“闭嘴,”达利吼道。他对哈利比了个中指。

哈利笑了。“噢,达达宝贝疙瘩,”他说。“你永远都是他们的达达小心肝。”

“闭嘴,”达利大声喊道,听起来出奇地像弗农姨夫。“你跟着我只是因为你没啥好事可做。”

“也许我是没有,”哈利回答。“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像对那个孩子一样揍我一顿?”

达利咬紧了牙关。他不能揍他,至少当他知道哈利带着魔杖的时候。

他们走过一条后巷。水泥墙的阴影使得空气凉爽得多,甚至几乎有点奇怪地潮湿。

“小达达,我知道妈咪给你和喝茶的小伙伴们做了晚餐,”哈利告诉他。“你一定想邀请他们来聊聊天气吧?”

“闭嘴,”达利再一次怒吼。

“真可惜,”哈利说。“我还想看他们见见你家人呢。”

“闭嘴,”达利喊道。

“没什么好害羞的,友好可爱的家……”

突然,当他们走到巷子的一半时,温度骤降,一阵突然的寒意向他们袭来。哈利和达利都猛地停住了。

“你在做什么?”达利问道。

“……我什么都没做,”哈利急匆匆答道,他感到一阵恐怖的寒颤在脊背后窜过。墙上结冰了。脚下的土地冷硬起来,而巷子两端卷起来的棕色叶子因为结冰而发出了爆裂声。

哈利突然转身,已经知道了他将面对的。他预料到一个裹着阴森而破碎斗篷的摄魂怪会向他滑行,呼吸嘶哑,咔咔作响。但什么都没有。只有长长的巷子因寒冷而发出爆裂声。哈利摸索着口袋,他的魔杖塞在裤子里。

突然,他前面的达利发出了一声喊叫,使得他赶紧转过身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像是从空气中凭空变出来似的朝他们猛冲而来,几乎就要到他们面前了。达利发出了一声窒息似的喊叫,虽然哈利很怀疑他是否能看到这生物,但显然达利感受到了它的威力。哈利的胸口因恐惧而绷紧,他的脑袋被黑暗的感觉而侵蚀,他笨拙地摸索着用魔杖直指摄魂怪。黑暗的感觉正钻进他的胸口,他可以感觉到绝望正在滋长,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冰冷的手指似乎正环住他的心脏,挤压着。

“呼神——”哈利开口,发现自己突然喘不过气来。

另一只摄魂怪从背后轻盈地极速飘来,直奔达利而去。它长而纤细的手指向前伸着,似乎要抓住达利的脖子。哈利微弱地听到达利绊倒在地,呜咽着。

“呼神护卫!”哈利对着朝他扑来的摄魂怪喊道。他的魔杖晃动着,他竭力想象着罗恩和赫敏的模样。他马上就能见到他们脸。“呼神护卫!”

一个银色的物体从他魔杖的末端喷出,用巨大的鹿角往前顶着,把摄魂怪们赶跑了。摄魂怪四下飞去躲闪着银光闪闪的牡鹿。

他们终于从小巷里逃了出来,周围的冰也逐渐融解。哈利仍一阵颤抖。他发现达利还瘫倒在地上,迅速上前想扶起他来。

“快点,”他催促他的表哥,在达利的体重下微微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他们应该尽快回到女贞路;哈利不知道摄魂怪们是否会回来,但他不想冒险。他把达利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四肢不断颤抖着。

没什么能让他做好准备迎接再一次踏入德思礼家时所受的招待。一看到他们两,佩妮姨妈就发出了一声颤抖的尖叫,一锅的千层面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她高声尖叫着弗农姨夫的名字,大喊着他该叫警察来。弗农姨夫的脸胀成了甜菜根一样的红色,他的胡子因愤怒而颤动着,他开始大喊大叫,朝着哈利的脸挥舞着拳头。虽然哈利试图解释刚刚所发生的事,弗农姨夫的声音马上盖过了他的自我辩解和愤慨的声明。虽然哈利和他们一样害怕,但弗农姨夫显然毫无心情听任何解释。

终于,当一只猫头鹰嗖地飞进来,告知他已经被霍格沃茨开除的时候,哈利觉得他已经受够了。而显而易见,弗农姨夫也有同样的感觉。当弗农姨夫声如雷鸣地吼着让哈利滚出去时,哈利冲上楼,迅速把他所有的东西都塞进箱子里——校袍,羽毛笔,书本,海德薇的空笼子(海德薇肯定出去狩猎了),还有他用魔法缩小的火弩箭——他拖着箱子咔嗒咔嗒下着楼梯。他没有理睬弗农姨夫最后的吼叫,让他永远别回来。哈利·波特猛地推开门,一跤绊倒在门外的人行道上。

 

当他走了有四个街区的距离时,哈利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之前也跑走过,当然啦,在他三年级的时候,但从未在伏地魔逍遥法外的时候这样做过。他不知道要去哪儿,怎么去,但他呆在外面肯定是不安全的。他能去哪儿呢?他甚至不知道该去哪儿。赫敏住在伦敦,但哈利很怀疑她现在是否还在那儿;从她的信来看,她现在正在拜访罗恩。陋居在德文郡,而现在,德文郡显得特别远,尤其是当哈利还不确定他要怎么过去的时候。小天狼星的地方不是个好选择——他可能在另一个国家呢。哈利不确定自己是否准备好了重新进入魔法世界,像两年前那样呆在一个酒吧里……而当他们拒绝相信伏地魔复活的消息时,一切都更不能确定了。附近唯一符合逻辑的落脚点就是徳思礼家,但他不打算回去。

小天狼星,罗恩和赫敏要是发现他离开了一定会很不安。但现在,哈利无法太在意这个了。他不能忍受回去,无论他们会怎么想。弗农姨夫也不让他回去。如果按哈利的判断来看,他都不会怀疑弗农姨夫可能会打电话报警。

但他同时也不能冒险呆在外面。哈利环顾四周。他得小心伏地魔不会知道。他掉头确认自己没有被跟着,他可以用麻瓜交通,麻瓜的钱……但他不能呆在户外。呆在外面比任何事情都要危险。

他要去陋居。他可以搭一列麻瓜火车去。任何事都比这儿要好。

这样想着,哈利更坚定地抓起箱子,朝昏暗的街上走去。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