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权翻译]Blood Binding/血之羁绊 1

Blood Binding
作者: SphinexScribe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382653/1/
分级:T
章节:43章
字数:114,345
发表时间:2014年5月27日
最后更新:2014年6月8日
简介:小汉格顿墓地所施展的复活魔咒不仅复活了伏地魔的肉身,还复活了莉莉和詹姆。AU但是和凤凰社一书联系紧密。

译者:Chris

译者:哈利波特里所有人物都属于罗琳所有;这个故事的所有情节设计和故事都属于作者所有;而我所翻译的中文文稿属于我。请不要未授权就转载。

这篇同时在哈吧更新。


第一章 复活


格里莫广场12号的门砰地关上了,一个消瘦的,鹰钩鼻的人影飞速地走过门厅,他的黑袍随着轻快的步伐在身后摆动着。从他脸上阴郁的表情来看,男人对于出现在这个地方并不高兴,但他还是来到了门厅尽头的门外,毫不犹豫地推开,大步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他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当他进来的时候,坐在一张长木桌后的人们都抬头看了看他。他们似乎刚刚匆匆讨论过什么严肃的问题。他们所处的房间是一间厨房,厨房的一头有一个很大的壁炉,桌子周围摆满了椅子。
“你召唤我?校长。”魔药课教授冷冷地问,几乎没有看其他人。
“是的,是的,西弗勒斯。”阿不思·邓布利多含糊地朝其中一张空椅子做了个手势。显然他的思维正从等待斯内普到来那段时间所讨论的事情里慢慢转换回来。“请进,请坐。”
远远地对着小天狼星·布莱克身边的位子嗤之以鼻,西弗勒斯·斯内普沿着桌子走过韦斯莱夫妇,米勒娃·麦格,僵硬地在金斯莱·沙克尔身边的椅子坐下。其他的凤凰社成员早已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校长身上,期待地等着莫丽·韦斯莱重新施上通常会用的保护魔咒,好让会议能够开始。他们不能冒着被任何人偷听的危险,尤其在上周的韦斯莱双胞胎事件之后。
“我猜你是有理由召开这次紧急会议的,邓布利多?”阿拉斯托·穆迪粗声粗气地说道。“我费了好大劲赶过来。”
“是的,阿拉斯托。”邓布利多审视着面前的凤凰社成员们,一贯充满生机的蓝眼睛如今在半月形镜片后面显得有点呆板。“我向你保证,这个会议将要宣布的新闻,事实上,是很严肃的事。”他等着他们安顿好,莫丽·韦斯莱重新坐下,然后开口说道。
“恐怕我两天前收到了……令人震惊的新闻,”他说着,将满是皱纹的手放在桌子上。“关乎莉莉和詹姆·波特生命的问题。”
社员们在听到这两个名字时轻微骚动了;他们显然对这个不寻常的话题毫无准备,甚至因为这被定为紧急会议而更加不安。有一些人互相看了看,似乎在确认自己并不是唯一感到吃惊的人。
邓布利多停住了话头,给其他人时间重新集中注意力,然后他接着说道,“两天前,我接到了来自西南部的奇怪新闻。一个在麻瓜医院工作的哑炮向我汇报说,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因低体温症被送入医院治疗,说来也奇怪。”邓布利多的话引起了人们小声的嘀咕。“根据医院报告,他们是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外被发现的,那时他们瘫倒在地上。但这并不是引起他注意的地方。除了意识到他们两个人实际上是两名巫师,他很快发现,他们显然错误的认为现在是1981年。”
人们因为邓布利多的话皱起了眉头。尼法朵拉·唐克斯和穆迪小声说着什么。很明显这间房里的大多数人并不喜欢这个故事的走向。1981年正是莉莉和詹姆死亡的年份。没有喜欢挖掘埋藏着的痛苦。
“通常,”邓布利多接着说,“如果一名女巫或男巫有这样的错误想法,他们会被送去巫师医院,接受检查是否受到了咒语伤害,记忆被混淆或是失忆。但关于这对夫妻奇怪的地方在于,他们不断地询问他们的儿子,哈利,并坚信哈利还是一个婴儿。最终,所有这些巧合都太过相似了,当他们俩终于向那名哑炮表示自己是詹姆和莉莉·波特时,哑炮立即联系了我。”
“这不可能!”米勒娃·麦格插嘴。她突然间变得十分苍白,看起来对于有人可能假装波特夫妇的事非常不安。桌子对面的莱姆斯和小天狼星看起来脸色灰白。
“我也曾这样想,米勒娃,”邓布利多回答。他的声音很平稳,但坚定的目光阻止了她继续插嘴。“直到我第二天去戈德里克山谷亲自查看。当地麻瓜声称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在六月二十四日突然裂开。墓碑飞了出来。土壤从地底被翻起。还有,詹姆和莉莉埋葬的地方,坟墓空了,仅剩下地上的两个大洞。”
“你在说什么?”小天狼星·布莱克突然尖声说道。
“相似的地方太可怕了,”邓布利多说,就像没被打断一样继续叙述着。“我不期待着能找到他们。但我确实找到他们了,自称是詹姆和莉莉的人,就像那名哑炮告诉我的一样。他们很确定是活着的,很健康,一心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去哪儿了。”他停了一会儿。“我彻彻底底地审问了他们,而……而我相信他们就是自己所声称的人的可能性很大。”
凤凰社成员们困扰地皱着眉凝视着邓布利多,周围一阵紧张的沉默。小天狼星·布莱克苍白无比。
金斯莱·沙克尔打破了沉默。“他们有可能是食死徒吗?”他提议道,嗓音浑厚低沉。他耸耸肩,看着四周的凤凰社社员们,似乎在寻求别人对于这观点的支持。“……某种黑魔法?”
“一开始我认为这是针对凤凰社的一个陷阱,”邓布利多说。“或者是假冒死于伏地魔之手的人们——”大家畏缩了一下。“——但这两个人都能回答我所有的问题,甚至是只有詹姆和莉莉才知道的事情。”
伴随着他的话的依然是怀疑的沉默。他们两人能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实在太令人不可置信了。
“那么你用了什么方法来完成审问?”穆迪问他,看起来极其怀疑。
“我个人的吐真剂。我向你保证,阿拉斯托,我的吐真剂没有被动过手脚。”
“吐真剂不是万无一失的,”穆迪生硬地指出。
“也许,”邓布利多说。“然而,他们两人还能够变出实体守护神,一只牝鹿和一只牡鹿。这可是无法造假的东西。如果他们是食死徒,他们首先很可能没有能力施展这种魔法。”
“有可能是阴尸吗,阿不思?”麦格声音很急促。“或者是某种能让人起死回生的黑魔法的结果?神秘人有可能对他们的脑子做了手脚来让他们假扮波特夫妇吗?或者给他们施了夺魂咒?”
“恐怕不是,米勒娃,”邓布利多回答。他的表情很严肃。“他们没有被施过夺魂咒;我确认过了。我也检查了他们的脑子,我可以很自信地表示他们的脑子没有被做过手脚。当然了,也有可能他们在大脑封闭术上成就斐然,但我认为并不是,”他又停了一会儿。“而关于阴尸,阴尸并没有自主意识;阴尸更像是黑巫师操纵的提线木偶。而这两个人没有哪点像木偶。他们并不空虚茫然。”他忧郁地笑了笑。“恐怕没有其他可知的方式可以让死者回到有实体的,神志清晰的状态。这种魔法之前从没被证实过。没人认为这可能实现。但话又说回来,”他忧郁地说道,“曾经也没人相信有人可能在杀戮咒下生还。”
“他们有可能是喝了复方汤剂的黑巫师吗?”亚瑟·韦斯莱说道。其他人互相看了眼,似乎对这个话题觉得很不舒服。越过眼镜的边缘,邓布利多对西弗勒斯扬了扬眉毛,请他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斯内普终于说道。他比平时看起来更加没有血色。他惨白的脸色只有小天狼星可以媲美,小天狼星看起来似乎像生病了。“像大多数魔药一样,复方汤剂也会老化变质,失去功效。从要变的人身上所取的东西一定要新鲜……而且是要从活人身上取的。另外,即便服用了复方汤剂,食死徒也变不出守护神。”
一阵漫长的沉默。社员们似乎都被这回答所困扰着。

“有没有可能是另一种黑魔法呢?”亚瑟又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阿不思?”麦格问他。“你毫无疑问仔细思考过了。”
“……我发现这很不同寻常,伏地魔复活的那天——”其他人又畏缩了一下。“——正好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被搅乱,波特夫妇复活了——”
“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正的詹姆和莉莉,”小天狼星发狠地说道。
邓布利多停了会儿。他的表情更肃穆了。“哈利能活下来的原因是莉莉·波特在伏地魔来到戈德里克山谷的那天晚上,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哈利。她用自己的爱在他们之间制造了古老的魔法,杀戮咒反弹了,哈利才因此活了下来。莉莉的保护仍然活在哈利身体里。”邓布利多环顾房间,凤凰社成员们都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当他们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去保护自己的儿子时,伏地魔被打败了,他们保证了哈利的安全。现在,威胁又回来了,因此,很有可能——虽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同一个由血缘为羁绊的保护咒,曾经使得詹姆和莉莉得以保全他们儿子的保护咒,使得他们在卷土重来的威胁下复活了。”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是詹姆和莉莉?”唐克斯小心翼翼地问。
邓布利多的眼睛越过眼镜上方对她闪烁了一下。“是有这个可能。仅仅因为我们没有听说过,不意味着有些事情就不存在。”
“而他们必然要再次保护哈利免受神秘人的伤害?”亚瑟·韦斯莱问道。
“因为他们的保护咒,也许这是必然的。”邓布利多回答。“只有爱有这样的力量,这是黑魔法永远无法战胜的力量。”
“但你刚刚说过,是莉莉·波特施了这个保护咒,”莫丽·韦斯莱说。“那么,詹姆是如何也复活的?”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伏地魔同时因詹姆和莉莉的血而复活。复活伏地魔的魔法也可能同时引发了戈德里克山谷的复活……我现在还不确定。”
人们慢慢消化着他的话,再次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你真的相信就是他们吗?”唐克斯问他。她的语气很急促,虽然房间已施了保护咒防止被偷听,但现在这种情况似乎还是轻声说话比较合适。
“除了父母,我从没有见过有人能对一个孩子怀有这样真挚的感情,”邓布利多说,小天狼星发出窒息般的声音。“当他们完全恢复清醒,不受麻瓜药物影响之后,他们马上要求见自己的儿子……虽然我不能说自己在育儿方面有很多经验,我知道他们的关心都是真切的。”
“有人告诉他们现在的年份了吗……?”麦格问他。“关于神秘人和他们的儿子……”
“不幸的是,在我找到他们之前,他们已经自己发现了。我从那时开始并没有解释太多,因为他们已经十分心烦意乱,他们需要首先确认自己的儿子是安全的。”邓布利多的手交叠着搁在桌上。“他们对于在坟墓中醒来的事没有记忆。但他们记得自己死亡的事,记得一醒来就在麻瓜医院了。对他们来说,已经过了十四年了,而他们的儿子也不再是一个婴儿的消息,确实是个大惊吓。”
“但,阿不思,”莫丽·韦斯莱说。她看起来很不安。“如果这是某种类似纽带或羁绊的魔咒,他们如何复活到……现在这个状态?十四年了……”莫丽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她摇摇头,转头看了眼她的丈夫。“他们的躯体到现在都已经……”
“腐烂了,”亚瑟·韦斯莱提出。
莫丽点点头。“腐烂了……腐烂了的躯体怎么可能重新组合起来呢?”
“我不知道,莫丽,”邓布利多说。“正如我刚刚所说,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情况。我们所面对的是保护魔咒,这些是我们过去从没有遇到过的。我不知道破碎的躯体如何重新组合起来。我现在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永久的,伏地魔消失的那天莉莉和詹姆是否也会跟着消失,又或者他们会因为和儿子之间的魔咒力量安然无恙地生存着。我也不知道这将会如何影响哈利或者德斯礼一家,他们都因为莉莉的血液而被保护着。我现在确定的只有,戈德里克山谷的坟墓空了,我昨天所见的两名巫师是活生生的,神志完全清醒的。”
“……你真的确信是他们,阿不思?”莱姆斯静静地从桌子地另一头问道。
邓布利多犹豫了一会儿。“我确信,”他最终承认道。
小天狼星又发出了一声窒息似的呼吸不畅的声音。凤凰社员们似乎还是不能相信,他们呆若木鸡地静静坐着。
“还有,哈利,”莫丽·韦斯莱说道。“哈利怎么样……?”
“……他们知道了自己儿子的事了吗?”亚瑟·韦斯莱替她说完,视线从他的妻子身上转回了邓布利多身上。
邓布利多的眼睛在眼镜上方闪烁了一下。“直到我向他们保证,他还安全而且被照顾得很好时,他们才冷静下来。”他停了一会儿,然后又接着补充,“我透露得很少,为了哈利的安全。当我告诉他们,我说得这么含糊是为了哈利的安全时,他们才平静了。”
“那哈利怎么样?”唐克斯问他,说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谁来告诉他?”
“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哈利,”邓布利多告诉她。“同时,我们应该致力于重新接纳詹姆和莉莉回到凤凰社。当然,要循序渐进,这是为了凤凰社的安全。他们接触越多的人,我们越能确定这就是真的莉莉和詹姆。”
“他们将重新加入凤凰社?”唐克斯问他,显得很惊讶。
“如果我们能一步一步地接纳他们,那是再好不过的了,”邓布利多承认道,“虽然我个人对自己的评估很有自信,我认为他们就是真的波特夫妇,但过于匆忙的加入显然是不明智的。至少,在我们知道更多情况之前是这样的。”
“我们应当谨慎,”疯眼汉墓低声咆哮着,他的假眼在眼窝里滴溜溜转着,来回巡视着整个房间。相对于这个屋子里的其他凤凰社成员来说,他似乎是对重新引入两个神秘人物最为迟疑的。
屋里响起一片小声的赞同。其他成员显得若有所思,刚从所听到的最古怪的信息中缓过神来。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阿不思?”麦格问邓布利多,再一次中止了交谈声。
“在医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明天会带他们到这儿来。”邓布利多告诉他们。“然后,我想我们得向他们好好解释一番了。事实上,恐怕比起他们,我们要解释的事会更多。”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