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无授权翻译] Reunion 团聚

第二章

在人群之中,詹姆依然能分辨出一个头发漆黑,往各个方向支棱着的脑袋。那个头发凌乱发色漆黑的脑袋,那连接着的躯体,正站在人群中间。每个人都想挤过人潮,和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之星握手。站在人群最中央的就是哈利·詹姆·波特。

詹姆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在如此紧张的同时,他也异常兴奋。詹姆不在乎自己是否要拨开人潮往前挤,他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很快。正当詹姆往前挤了一步打算向哈利走去时,他感到有一只手猛地拉住了他的手。

“詹姆,”莉莉低语到,“我认为我们应该等等。让其他人先去。等他们都走了,我们就能真正地好好看看哈利,不会再有人站在一边等着和他握手了。”

詹姆正打算张嘴说这是个可笑的想法,他才不打算等呢,这些人照他说应该都离开才对,但小天狼星打断了他。

“好主意,莉莉-小花!我就知道詹姆在学校时就爱你肯定是有理由的!”詹姆捶了小天狼星手臂一下,莉莉对着小天狼星扬起了一边眉毛。他咧嘴笑着说,“开个玩笑,莉莉。詹姆(和我)都爱你有好多理由。其中一个是,没了你整个巫师届就要完蛋了,伏地魔会充满力量无人可挡!”小天狼星笑着看着莉莉,希望她会相信他是个单纯地仰慕她及她的伟大的人。莉莉忍不住微笑了。詹姆觉得她是因此想到了她儿子的事迹才笑的,而不像小天狼星说的那样。

“话又说回来,我们把最好的留到最后!这就意味着你和尖头叉子要等着,最后见哈利。抱歉啦,”他说着,听起来一点也不抱歉,而是十分激动。“来这儿,詹姆,莉莉,你们俩站在我们剩下的人背后,这样哈利可以先从看见所有死亡的朋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全身心准备好见他的父母。”

小天狼星没等他们回答就开始集中所有人。他把詹姆和莉莉放在最后,金妮,罗恩,赫敏站在前面,其他人则是没有顺序地站在周围。

在迪歌和哈利握了七次手之后,哈利转身看向了旁边一群等着他的人。但不像之前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且很快就会结束的会面(就像第一群人),他微笑着看着第二群人,就像等不及要和他们一一拥抱问好一样。

“哈利!”在他有所行动之前,金妮奔向了哈利,环抱住他。哈利吻了金妮,简短又热情。

突然之间,周围爆发出欢呼声和口哨声,詹姆甚至听到罗恩嘟囔着,“他们真的需要这样在我面前亲热吗?”

“哦,拜托,罗恩,就像你现在还不习惯似的,”赫敏说道。

“我习惯了,但他们-”罗恩没说完,因为哈利正期待地看着他们。赫敏跑上前拥抱他。詹姆听到了笑声和透过赫敏那头乱蓬蓬的头发传来的闷闷的“嘿,赫敏”。在她放开哈利之后,罗恩也给了哈利一个拥抱,“嘿,兄弟。”

哈利接着拥抱了丰满娇小的韦斯莱夫人,和韦斯莱先生握了手。不像和其他人那样,哈利是真的想和这些人聊一聊。他也这样做了,他和每个人都说了会儿话。

一开始,詹姆兴致勃勃地看着哈利告诉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笑料商店是对角巷最受欢迎的商店。詹姆笑着看海格说,“好吗,哈利?”,并一把将他抱起来给了他一个简直能碾碎肋骨的拥抱。当双胞胎开始取笑珀西,他和哈利握了握手一本正经地说,“啊,哈利。很荣幸再次见到你。我希望在我死后你依然生活如意。”,詹姆忍不住也跟着其他人偷偷笑了。哈利不得不忍着笑回答,“是的,珀西。非常好。”

詹姆注意看着哈利第一次见普立威兄弟,他的以及莉莉的父母。詹姆甚至专注地看着麦格教授走向哈利,眼里充满泪水,拥抱了他。在这之后,詹姆越来越不耐烦了。他等了人间的一百年才见到他的儿子,现在他还得等这所有人和他儿子聊天!詹姆想如年幼时嫌弃父母动作慢那会儿一样,用脚打拍子不耐烦地数着时间。

另一方面,莉莉越来越紧张。她开始踮着脚,想越过人群看看哈利,后来却放弃了,而是盯着自己的脚。她开始不安起来。她也在用脚打着拍子,咬着自己的嘴唇,绞着自己的双手。这时,詹姆知道她不仅是紧张,她在害怕。莉莉在霍格沃茨时从未因为考试不安过;她也许会紧张,但从不会不安。她这么不安的样子只有过那么几次。其中一次就是他们一起去圣芒戈医院确认莉莉是否怀孕了,即便当时他们并没有打算在那么黑暗的时期生孩子。她那天那样紧张,几乎算是害怕了。

詹姆,一直都是有爱又懂得支持的丈夫,靠近莉莉环抱住她。“会没事的,”他轻声说,“他是我们的儿子。他一定是爱我们的!再说了,谁不爱我们?”他朝莉莉咧嘴笑着,希望能逗她笑一笑。

莉莉只是转身看着他。詹姆开始惊慌起来。他对于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不在行,而现在可不是莉莉应该感到害怕的时刻!詹姆看着莉莉,思绪快速转动着,想办法挽救这个局面,但这不需要了。莉莉终于笑了。

“对,我们是还不错,对吧?”她笑着对詹姆说。

“我们的儿子是打败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黑巫师的人。我只能说我们一定还不错,”詹姆得意地笑了。

莉莉翻了个白眼,但詹姆看到她的嘴角扬起了。

“喂,你好吗哈利,”唐克斯眨了眨眼说道。

“唐克斯!”哈利喊道,抱住那位心型脸蛋的女人。

詹姆吸了口气;他还没注意到哈利已经和这么多人打过招呼了。现在似乎只有小天狼星和莱姆斯站在詹姆和莉莉前面了。但小天狼星的计划实施得很不错,他不知用什么办法,既让哈利不能看见他的父母,而詹姆却又能越过小天狼星的肩膀看到正在发生的一切。

“嗨,哈利。”莱姆斯说着给了哈利一个拥抱。

哈利抬头看着莱姆斯,一脸担忧。

“莱姆斯……我……很抱歉,”哈利开始说道,“我在格里莫广场说的那些话,我当时很生气。我想让你回到泰迪和唐克斯身边。我不应该那么说的,我只是-”

“哈利,别说了。没事了。”月亮脸打断了哈利。“你是对的;我当时太懦夫了。我以为当我指定你做教父时,你就知道我并没有生你的气了。”

“我知道,但你们死后我从来没有机会……”哈利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无法再说完这句话。

“这就得了。现在,告诉我关于我儿子的事,”莱姆斯微笑着说。

詹姆看着哈利告诉唐克斯和月亮脸关于泰迪,他的妻子维克托娃,他们的孩子,以及卢平的三个曾孙子的事1。哈利比詹姆当年因为复活石在禁林里见到他时看上去要年长些。从另一方面说,当人们来到这儿时,他呈现出来的样子是他生命中最高兴的样子。詹姆可以猜到看着周围如家人般的朋友死去,冒着生命危险打败黑魔头不会是哈利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如果让他来猜,詹姆觉得哈利最幸福的时刻大概是从那之后大约7,8年。可能是他娶了金妮,当上了傲罗主任的时候,詹姆想到。

虽然哈利·波特的样子和他17岁时看上去没有太大变化。他的头发依然不受控制地乱翘,额头上也依然有那道闪电型的伤疤。他的眼睛和詹姆第一次在霍格沃茨火车上见到那个红发小女孩一样碧绿。比起詹姆,哈利稍微高一些,但和他爸爸身高相差不超过一两英寸。但他的脸却完全不同了。不是他的眼睛,嘴或是鼻子发生变化。上次詹姆见到哈利的时候,他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困惑,迷失以及绝望。但现在,当詹姆越过小天狼星看着哈利,哈利的脸上满是愉悦,自由以及一丝平和。

“好了,好了。我觉得你们仨说得够久了。我想见见我的教子。”小天狼星大步向前。

哈利停了一会儿,只是盯着小天狼星。他的脸就像过圣诞节的孩子似的被点亮了。“小天狼星。”

哈利冲上前给了小天狼星一个拥抱。詹姆听得不太清楚,因为小天狼星也往前了。但他看见哈利轻声说着什么,听见小天狼星发出犬吠似的笑声。

“呃,小天狼星,”小天狼星放开了哈利,看着他的教子要说什么。“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告诉你了,但……你的飞天摩托坏了。”

小天狼星的下巴掉了。“我的摩托……没了?”

“呃,是的。詹姆,他似乎继承了你和我爸爸所有的恶作剧和鲁莽的细胞。”小天狼星咧嘴笑了。“他在读七年级之前的那个暑假偷出了摩托,说想要兜兜风。詹姆碰见了麻瓜警察,撞上了一栋砖瓦房,还遇上了他妈妈。不管是不是飞天摩托,这都没有一点安全无事的可能性了。”

金妮向哈利吐了吐舌头,其他人都笑了。

“那么。它也算有光荣的一生了。地图怎么样?”

除了他之外,詹姆看到莉莉也往前移动了一点,但又退了回来。詹姆环顾四周。再一次,他意识到他和莉莉是唯一还没和哈利说过话的人了。他们就是下一个了。

詹姆吞了吞口水,但他觉得自己似乎像是在一口吞下海格的岩皮饼。拜托,伙计!你是詹姆·波特,他对自己说道。别紧张了!你为此等了这么久了。

即使之前詹姆常常想象这一刻,甚至还试着安抚莉莉,但他现在觉得自己刚吃了五个滋滋蜜蜂糖,五脏六肺都漂浮了起来。

这只是你的儿子,詹姆告诉自己。只是你好久不见的儿子。但他在一岁打败了伏地魔,经历过了最传奇的冒险,遇上了霍格沃茨历史上每个学生都没有过的麻烦。他只不过在17岁就永远杀死了伏地魔,然后当上了傲罗主任。哦梅林啊……

詹姆看着莉莉,希望她现在能给他个安慰的微笑。但她全部注意力都在哈利身上,她看着哈利,脸上浮现出安详的笑容。

棒极了。现在我成了紧张的傻瓜了。

“活点地图还好着,”哈利回答。“詹姆四年级从我书桌里偷走了它,帮助了几代霍格沃茨学生在各处闯祸。”

三个劫掠者都自豪地笑了。

“你真是有个好儿子,”小天狼星真诚地说。“只不过我一直觉得应该是小天狼星·詹姆·波特而不是詹姆·小天狼星·波特,”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詹姆忍不住对小天狼星荒唐的话嘲弄地哼了一声。听到声音,哈利抬头看,发现他的父母就站在那儿。

詹姆觉得自己整个内脏都因为担忧,紧张紧缩成一团。哈利脸上的微笑消失了。詹姆开始感动恐慌。哈利在生他的气吗?难道他宁愿跟自己的老教授,朋友,教父聊天,而不是他的父母吗?

接着詹姆脑海深处的一个小小的声音(詹姆通常都不听那个声音)告诉他,他是个傻瓜,让他再仔细看看。

詹姆照做了。他看到哈利并不是生气或烦恼,只是……震惊。他们站在那儿互相看着,像是过去了永远一样。如果他们就这样,也未尝不可,因为在这儿他们拥有永远。

哈利从莉莉看向詹姆,又从詹姆看向莉莉。詹姆注意到哈利的目光停留在莉莉身上的时间要比在他父亲身上的要更久一些。哈利看着莉莉,就像他能就这么永远站着,就这么看着她,而他依然不觉得满足。他看着莉莉,就像当年他在禁林里,在他们的陪伴下走向伏地魔。

詹姆对自己笑了。他知道他的妻子美丽非凡;他不需要任何人对他说第二遍。詹姆在四年级霍格沃茨特快上见到一个不一样的,非常美丽的莉莉·伊万斯时也有同样的感觉。詹姆知道这两种情况完全不同。那时候,詹姆对那个惹人烦的,爱在课堂上回答每一个问题的小女孩,在一个暑假里蜕变得如此美丽而觉得无比震惊。哈利则是从一岁之后第一次真正见到了他的母亲本人(除了禁林里那并不是本人,如同鬼魂般的样子)。但詹姆,觉得这两种感情也许是类似的,都是因为莉莉而惊讶。

莉莉发出一声哽咽,她奔向哈利,双臂环抱住她的儿子。“哈利!”

哈利微笑了,抱住她说,“嗨,妈妈。”

詹姆从来都不是被留下的那个。他也冲上前去抱住哈利。哈利抬头看着詹姆,笑容更大了,“嗨,爸爸。”

詹姆并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才是该说的话。所以,像往常那样,他说了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件事。

“我们非常……为你感到自豪。我们不可能有一个更好的儿子。”

莉莉似乎失去控制了。詹姆知道她一直是勇敢坚强的。在她所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怎么可能不是?从以麻瓜血统进入当时纯血统疯子肆虐的巫师世界,她最好的朋友成为了食死徒,与她一度是最好的伙伴的姐姐关系紧张(更准确的说是没有联系),到各种凤凰社的任务,詹姆知道莉莉是坚强的;她不是那种情绪化的经常哭的女人。但就像每一个正常人一样,她也会哭。当她发现她的父母死于车祸,而他父亲因为凤凰社任务而死时,她哭了2。当她知道玛琳和阿里萨死时,她哭了。那一天詹姆永远不会忘记,当她知道这个噩耗时,她崩溃地说她再也受不了这些了。“这些”包括战争,失去的一切,被关在家里的寂寞感还有对自己儿子生命的担忧。

所以当莉莉在众目睽睽下抱着哈利开始哭时,詹姆惊讶了一下,但还不到震惊的程度。他知道那是快乐的泪水。他甚至感觉得到泪水在自己眼眶里打架,争着想从他的面颊落下。他吞了口口水想控制自己,甚至感觉得到喉咙中的燃烧感,就像他喝了火焰威士忌一样。

“我想念你们,爸爸妈妈,”哈利轻声说道。哈利的声音闷闷的,很难听清,因为他们三个紧紧地抱在一起,但詹姆和莉莉听到了。

詹姆往身边的下方看,看见泪水滑过莉莉的脸庞。他看见哈利眼里闪着泪光,但他强忍着。

詹姆不知道现在该有什么感觉。他所知道的只有,这是他的家人。经过所有一切后,他们三个人终于能够在一起了。他们现在可以有一个家庭了。

想到这,詹姆从哈利那儿抽出右手,好取下眼睛擦擦眼睛,因为那些眼泪,他眼前一片金光。

“噢,拜托,尖头叉子!”小天狼星插嘴道。“你说过什么来着?什么来着……?噢,对了,真正的劫掠者从来不哭?”

每个人都笑了,詹姆能感觉到莉莉和哈利笑着摇着头。

“说实在的,大脚板,那只对适用于你,还有你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拒绝强忍的眼泪。被阿里萨。在整个学校面前,”詹姆得意地回答。

小天狼星的下巴掉了,周围的笑声更大了。他接着露出一个狂妄的笑对詹姆说道,“你将对此付出代价的,尖头叉子先生。”

“我觉得我应付得来无论你想做的什么,大脚板先生。”

詹姆看向哈利,向他眨眨眼,注意到哈利的脸被微笑照亮了,醒目的绿眼睛正闪闪发光。从莱姆斯私下告诉詹姆的来看,小天狼星在人间从来没有很高兴过。詹姆猜哈利从来没有看过大脚板这样,也许正为此感到惊讶。一开始他因为这个念头而觉得悲伤,但很快又为他儿子从来没有机会认识真正的大脚板而愤怒。他自己的教父!他爸爸最好的朋友!但他想到终于可以向哈利展示真正的劫掠者,不禁又笑了。

哈利察觉到詹姆正盯着他,询问地看向詹姆。詹姆飞快地看了他一样,两人都咧嘴笑了。詹姆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他有妻子,儿子,家人,朋友,都在一起。他还需要些什么?

“来,哈利,”詹姆说,“我们该带着你转转,虽然也没什么太多可看的。除了那个魁地奇球场,那是最棒的!我得瞧瞧你是不是像大家说的那么好。”他朝哈利顽皮地笑了笑。

“好的。那我也可以看看你是不是和所有人所说的那么差劲。”哈利回答道,一脸正经。

“什么-?我?差劲?在魁地奇上?”詹姆气急败坏地说,甚至说不出连贯的句子。谁告诉哈利我是个差劲的魁地奇球员,让他一辈子都有这种错误的想法的?

“开个玩笑,爸爸。”哈利说,一脸顽皮的笑容使他看起来几乎和他父亲一模一样。

大家都因为詹姆脸上的表情笑了。

只有小天狼星和莱姆斯一脸震惊。

“詹姆刚刚被耍了……被他自己的儿子……”

“我知道……”

“因为魁地奇……”

两个男人爆发出大笑声。詹姆怒视着他们。

过了一会儿,大家不笑了,除了莱姆斯和小天狼星。詹姆怒视着他们一会儿,但他们对严厉的眼神毫无反应。他们忙着抓住身边的东西不要笑倒在地上。能听清的词只有,“太搞笑了”,“尖头叉子”,“他的表情”,“莉莉的尖头叉子”和“简直无价”。

“诶!闭嘴!”詹姆最后不得不大吼。

月亮脸和大脚板站起来,擦去眼里的泪水,还在吃吃笑着。詹姆完全搞不懂到底有什么这么好笑。

“抱歉,尖头叉子,”小天狼星说道,“但你的脸!你通常不会被玩笑耍到的,尤其是关于魁地奇。”

“是啊,是啊,”詹姆嘟囔着。

詹姆听到哈利笑着,觉得所有的恼火都消失了。他转向哈利,站直身体,说道“所以,你觉得你是个比我还好的魁地奇球员吗,嗯?”

“噢,说实在的,詹姆,”莉莉说,给了詹姆一个恼怒的眼神。

“呃,”哈利似乎有点紧张,但越来越有自信,微笑着说,“可能是,可能不是”。

詹姆察觉到自己的嘴角上扬,觉得自己既自豪又高兴地笑了。他觉得自己不像是第一次和儿子见面;他觉得他是与久违的挚友重逢了。

“来比一比,波特,”詹姆回答道,(希望是)摆出一副威胁的表情。

“男孩们,”他听到金妮低声说,赫敏咯咯笑了。他几乎可以看到她们笑着翻白眼的样子。

“最后到的,那有个弗洛伯毛虫-”詹姆说着开始向球场跑去,但他被莉莉打断了,“詹姆!”

詹姆转头面对莉莉,她看起来对他非常恼火。

“詹姆,哈利才刚刚来呢!我们大概八十年没有见到他了,即便上次见面,我们还只是呆了一小会儿陪他走向伏地魔!你觉得你能就离开你的扫帚一小会儿,这样我们能都一起聊聊天吗?只能从别人口中听到你儿子的生活太让人生气了!”莉莉看起来像又要哭了一样。

詹姆意识到莉莉是对的,无辜地表示赞同。

他听到弗雷德,乔治和罗恩·韦斯莱在他身后偷笑着。

詹姆转身怒视他们,但弗雷德和乔治只是往上看,假装无辜地吹着口哨;罗恩转向赫敏,提议他们不如去散个步。

然后三个波特家的人开始往前走,莉莉和詹姆一左一右,哈利在中间。

“哈利,我想听你的家庭的事!詹姆,阿不思和莉莉都怎么样了?你有几个孙子?曾孙呢?等等!首先,我想听你怎么向金妮求婚的。你肯定花了很多心思,但我确信不论你怎么做,这绝对-”莉莉混乱地说道。

“呃,不,”詹姆打断她,“我想听有刺激的事!比如你驾驶着一辆飞车到霍格沃茨,还撞在打人柳上,或者你怎么闯入古灵阁骑着龙逃跑!还有更好的,那一次当你-”

“詹姆,别。他可不能只说些刺激的事情,不说其他的!”

“那么,他可不能忽略了前23年的生活直接跳到求婚那一段,”詹姆说道。他口中‘求婚’这个词听起来像别人描述“活吃鼻涕虫”的口气一样。

哈利来回看着他的父母,脸上露出被逗笑的表情。

“我从最开始开始讲怎么样?”哈利提议道,微笑了。

莉莉和詹姆交换了一个眼神,莉莉很快转开了目光。她在学校时就讨厌自己不是第一个知道正确答案的,这个习惯似乎一直保持下来。“呃,好吧。不错的开始。”

“从你放出一条蛇吓你那肥表哥达利开始!”詹姆热切地说。

莉莉翻了个白眼,但微笑了。哈利也咧嘴笑了。

詹姆知道哈利从哪一部分开始讲,讲多久都无所谓。毕竟,他们有永远的时间来叙旧,畅谈。

The End.

 

  1. 应该是作者犯的一个错误,此处应为卢平的孙子,而不是曾孙。

  2. 詹姆的父母都死于dragonpox,是巫师的一种很严重的疾病。由于他们年纪很大了,因此在很短的时间里相继死去。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