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翻]Blood Binding 33/ 血之羁绊

第三十三章 和波特家一起过圣诞

 

     在哈利搬到波特庄园的几天里,哈利和房子里的其他人都开始迅速地进入节日的准备里。波特庄园里没有再找到蛇了,这让詹姆和莉莉相信那两只被发现的蛇可能只是迷路了,只是个偶然事件。他们的情绪开始高涨起来。下一周就是圣诞节了,每个人似乎都在为节日做着准备。詹姆全身心地投入到装扮里(他在波特庄园的整个一层装上了会唱歌的节日金箔),莉莉和哈利烘培了各种各样的甜点,从马卡龙到糖饼干到拇指饼,应有尽有。与此同时,小天狼星在韦斯莱夫人的帮助下准备着格里莫广场的圣诞晚餐,房子各处时不时就响起欢快的圣诞颂歌。

    圣诞到来的时候,大家都颇为欢欣。韦斯莱先生已经恢复得不错了——治疗师说他能回家过新年,这让韦斯莱一家都受到了鼓舞——食死徒的活动也慢慢平息下来,这让凤凰社有了时间休养生息。

    哈利,詹姆和莉莉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来到了格里莫广场来参加小天狼星的圣诞晚宴。他们几乎还没跨出炉火,就听到韦斯莱一家,小天狼星,唐克斯和莱姆斯震耳欲聋的欢迎。

    “喂!圣诞快乐!”唐克斯喊道,她和其他人一起冲上前去拥抱他们。她,小天狼星和韦斯莱中的几个人戴着圣诞帽,手里捧着圣诞曲奇。“这儿!”她快活地说,塞了几杯潘趣酒给他们。她红色的帽子和粉色的头发完全不配,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或是完全不在意。“快来点!”

    “谢谢!”詹姆和哈利异口同声道谢,接过了酒杯,莉莉捧着她带来的甜点。“我们也带了些来!”她说。

    “太棒了!”唐克斯兴高采烈地说,她和乔治伸手从莉莉手里拿走盘子。“看起来棒极了,莉莉!啊,你烤得太好吃了!”

    “把它放在厨房桌子上,亲爱的!”韦斯莱夫人对她说。

    “拿点出来给我们!”金妮说。

    “不,金妮,我们已经吃得够多了,晚饭后再吃——”韦斯莱夫人说,但金妮,小天狼星和罗恩在唐克斯和乔治走过身边时都抓了一些饼干。

    小天狼星把他们赶到房间里面去。“我们玩了一轮又一轮噼啪爆炸牌,”他告诉詹姆他们。成堆的牌散落在起居室的桌子上。“这可能是我玩过最激烈的游戏——”

   “如果我们把弗雷德踢出去可能就不会那么激烈了?”莱姆斯提议道,朝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双胞胎眨了眨眼。

    “为什么?弗雷德保持着记录吗?”詹姆戏谑着问弗雷德,他们三人一起走去看游戏的进程。

    弗雷德咧嘴笑了。“不,只是他们都太逊色了。”

    “我们重新开了一局!”罗恩告诉他们。他恳求地看了哈利一样,哈利在他身边的垫脚凳上坐下。“快加入我们。弗雷德和乔治赢了太久了。”

    “我们开创了一个时代,”弗雷德说。罗恩怒视着他。

    “妈妈,你能再给我们一些潘趣酒吗?”金妮喊道。

    “哦,轮到我了吗,莱姆斯?”韦斯莱夫人问道,完全沉浸在眼前的游戏里。她放下另一组卡,紧盯着。

    “哦,她很忙,”金妮是下一个,她也放下了一对卡。“如果有人去厨房,麻烦把水罐拿来好吗?就在台子上——”

    “我们不想弄脏了地毯,亲爱的,”韦斯莱夫人半严肃地说道。

    小天狼星哼了一声,向后靠在他的椅子上。“我不在乎。再说反正有清理咒。”

    “我去拿,”哈利说道,他看着弗雷德放下了他的卡。“反正我也想拿一些曲奇。”

    “晚饭前不行,亲爱的,”韦斯莱夫人心不在焉地说道。

    “妈妈,还有五个小时才吃晚饭呢,”罗恩说。

    “我和哈利一起去,”莉莉说着站起来。“我也想试试饼干的味道。”

    “哈?”詹姆说,注意力从眼前的游戏上转过来。“但你在家的时候已经试了够多了——”

    “我还想吃点。”

    “别全吃完了!”

    “你只是想给自己留一点,”她笑着说。当他张嘴想说些什么时,她亲了亲他的脸颊,“我给你带点好了,好吗?”

    他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谢谢,莉莉。真爱你。”

    “好了好了,”她说着,虽然她也甜蜜地笑了。

    她跟着哈利走出了起居室,走进了厨房。

    “你做的曲奇真不赖,波特夫人,”乔治咧嘴笑着说。

    “这两天你怎么能烤出这么多?”唐克斯在托盘边转来转去,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儿,”莉莉说着召唤了一个托盘,在上面放了一些,“把这些带去起居室——”

    “乔治!”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来。“到你了!”

    “哦,真好吃,”唐克斯说着,看着莉莉在盘子上放了一些马卡龙。“我的最爱。”

     “给詹姆带一些,”她一边放了大约二十个马卡龙在盘子上,一边对乔治说.“他一直在抱怨着人们要吃掉所有的甜点了,况且马卡龙是他的最爱。”

    “没问题!”唐克斯说着端起托盘。

    “乔治!!”另一个声音喊道。

    “来了!”乔治吼回去,他们消失在起居室的方向。

    “看到潘趣酒了吗,妈妈?金妮说在台面上——”

    莉莉正在调整托盘。“哦,这些拇指饼闻起来太香了——嗯?哦,就在这儿,哈利。”

    “哦,好的。”潘趣酒就在厨房台面上,在一堆没洗的碗盘和圣诞礼物包装纸之间。“完全没注意到。”

    他伸手拿着酒瓶,突然莉莉发现了什么,她的手迅速抓住哈利的手。她的眼睛骤然眯起,一开始哈利不由自主地警觉起来,直到他发现她到底在看什么。他手背上的伤疤。他忘记了应该要小心,他们还不知道关于他禁闭时发生的事。他的喉咙突然觉得很干,挣扎着想抽回手。

    “哈利,这是什么?”她问他,语调突然尖锐了,她紧抓着他的手不放。

    “我不知道,”他说。“没什么,没事儿。”

    “这不是没什么,”她说。“这是什么?”

    他想抽回手。“妈妈,这不重要。我们能不能——”

    “你的手背上被刻了字,”她几乎是在嘶嘶了。“这不是不重要的事。”

    “妈妈——”

    “哈利,告诉我这是什么。”

    “妈妈,别慌张——”

    “什么时候发生的?”

    他不安地动了动。他被关了那么多次禁闭,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在学校里。”

    “到底是什么?你被下咒了吗?”

    “……算是吧”,他小声说。

    “算是?”她重复到。“是还是不是?”

    他越来越不安。“……并不是直接地……”

    “是谁干的?上面写着什么?”她手指抚摸着伤疤,皱着眉头。她看起来非常生气。“我不能说谎——?”

    “妈妈,我不想——”

    “哈利!”

    “妈!”

    她的眉头担忧地紧皱着,她的眼里滑过了泪水,这让他们都难受了起来。“是你自己做的吗?”

    “什么?不!不,当然不是!”

    “回答我,哈利。”

    他终于抽出了自己的手。“妈妈,保证你不会太紧张?”

    “我为什么要太紧张?你的手背上被刻了字——”

    “拜托,妈妈!”

    她看了他很久。“我尽量。”

    “还有,你不能告诉爸爸。”

    她的眉头又皱了一下,这是她下决心的表现。“我会告诉你父亲,不论你想不想,”她坚定地说,哈利突然觉得羞愧。“他是你父亲,他有权利知道。现在,说吧。”

    哈利吸了口气,开始说起来。他本不想让他的父母发现,就是因为他不想要因此安抚他们。“你知道我在乌姆里奇那儿被关了好多禁闭,刚开学的时候……”

   “两周,是的。”莉莉说。

    她对此记得那么清楚,哈利觉得更不安了。如果她依然为此生气的话,那两周禁闭本身和他将要告诉她的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呃……你有听过血羽毛笔吗?”

    “没有,那是什么?”

    “那是……那是一把用来写字的笔。被施了魔法。但它不需要墨水。它,呃……”他停顿了一会儿,他母亲已经闭上了眼睛,按摩着鼻梁中间。她似乎已经知道了他将要告诉她的事。“这支笔用血,同时会将你所写的字刻进手里……我要写的是‘我不能说谎’……”他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多少次?”她问他。

    “多少次什么?”

    “多少次你得写这个句子?”

    他已经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更加不安了,但这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呃……好多次?”

    “而你没有告诉其他人。”

    “呃,罗恩和赫敏知道……”

    “其他教授呢?邓布利多?麦格?”

    “没有,”他轻声说。

    她抬起头来,眼里充满痛苦,看起来很受伤。“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难道你不够信任我们吗?”

    他心里充满愧疚。“不!不是的,我——我不想让你们担心。你们也做不了什么,如果我告诉其他人,她可能还会变本加厉。她已经拿走了我的扫帚。”

    莉莉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疲倦。“哈利,你不应该隐瞒这样的事。我希望你知道,等我告诉你父亲后,我会立刻给邓布利多和麦格写信。”

    哈利挪动了一下。“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她以为她打败我了。”

    “那她打败你了吗?”

    “没有,”他坚定地说。他母亲的痛苦似乎并没有减弱,他更温和地补充道,“只是有时候确实有点疼。”

    她沉默了很久。“你有治疗伤口吗?”

    “赫敏给了我一些莫特拉鼠汁,效果挺好的,”他静静地说。“但伤疤去不掉了。”

    莉莉吸了一口气,但在她想开口时,格里莫广场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带进了一阵冷风。一会儿后,米勒娃·麦格走了进来。她面色苍白,胸前紧紧地抱着格子大衣,手里攥着一张羊皮纸。她的指关节都变白了。

    “坏消息,”她说,她在门前的地毯上擦了擦写字,示意莉莉和哈利应该跟着她进起居室去。

    当米勒娃,哈利和莉莉走近起居室时,乔治正放下他的那套牌。眨眼间,一阵热情的欢迎声就淹没了了他们。大家显然很高兴见到她。

    “圣诞快乐!”詹姆和莱姆斯异口同声地喊道,弗雷德同时问道,“来点潘趣酒吧,教授?”

    “米勒娃!”韦斯莱夫人立刻站了起来,笑容灿烂地说。“多么让人高兴啊!快进来!我来拿着你的大衣;让我——”

    麦格挥了挥手,拍了拍她的大衣。“恐怕我不能久留,莫丽。我只是从邓布利多那儿过来传一个坏消息。”

    韦斯莱夫人惊讶地眨眨眼,但什么也没说,似乎感觉到了麦格将要说的事一定很严重。大家安静了下来。

    “阿兹卡班发生了大规模越狱。”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