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未授翻]伦敦桥/ London Bridge

伦敦桥

 

    每个人都有一个想逃避的秘密地方:公园,卧室,后院,咖啡馆或是一个梦境里。

    詹姆想得很大,他选择了伦敦桥。

 ——————————————————————————


    当他十四岁的时候,他有一次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他气冲冲地冲回自己的房间,恼火得不能平静。他想往墙上砸洞。因愤怒而颤抖着,他抓起自己的扫帚,爬上卧室窗户。然后,他一蹬脚,直冲云霄。他飞得那么高,他发誓自己能尝到云朵的滋味。

    他飞了像是几个小时,温热的下午变成了寒冷的夜晚,终于停在了伦敦上方,他向下盯着宽广的泰晤士河,以及河里像是被施了魔法的星空倒影。

    几分钟之后,他从扫帚上跳下,坐在了桥沿,双脚危险地吊在他坐的那堵墙边。在那儿,他凝视着城市,吃着巧克力蛙。他不再觉得愤怒,他静静地坐在倒影之中,情绪转变成一种舒适的平静。

    当他终于准备好后,他飞回家了。他那担心欲狂的父母欢迎他的回来,而他也以衷心的歉意迎接他们。

 ————————————————————————————


    他从未告诉别人他的秘密地点,他也不打算这么做,直到他十六岁的时候,小天狼星在离家出走后流落在他家的门口。詹姆告诉他带上扫帚,他们要一起去个地方,然后给他的父母留了一张纸条说几小时后会回家。小天狼星一反常态地没有反驳,他顺从地异常沉默地飞到了伦敦。

    当男孩们停在桥上的时候,小天狼星用一种显然以为詹姆发疯了的眼神盯着他,上帝才知道他生命中到底有几小时花在了一个完全没有意义的地方。詹姆只是坐在桥沿,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小天狼星加入他。小天狼星对詹姆扬起一边眉毛,但还是妥协了,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带着点困惑的表情接过了一个巧克力蛙——他们好像已经超过分享巧克力蛙的年纪了,现在,他们一般分享酒,分享追求姑娘失败的故事,或是互相戳来戳去。

    “伦敦是坨屎,”小天狼星对着詹姆叹息,扔了个巧克力蛙进嘴里,然后他转过头,看着河面,呼吸着其中的宁静。胳膊在半空被冻僵了,他的嘴微张着,直到一只巧克力蛙逃脱了他的手,哗啦一声跳进水里,才蓦然将他从恍惚中惊醒。

    他看着咧嘴笑着的詹姆,鼻子重重呼了口气,然后转头重新看向伦敦,但这一次脸上有了温暖的笑容。欣赏着城市里的灯火,他想象着自己在纽约,因为那儿是每个人都想去的地方,不夜城——小天狼星自己就不睡觉,他们一定会很合适。他不会永远呆在英格兰,他会去各种异域,写信给詹姆吹嘘自己的各色漂亮姑娘。

    与此同时,两个男孩坐着,双脚晃来晃去,屁股都要麻木了,他们没说一句话。直到——

    “你想回家了吗?”

    詹姆捏着小天狼星的肩膀。小天狼星对詹姆的话哼了一声。

    “当然我不想回家。我觉得你连我说的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詹姆。我刚刚离家出走——”

    “那地方不是你的家,你这个傻瓜,”詹姆厉声说道。“你的家是现在我父母正恼火着我们到底去哪儿的地方。搞清楚了。”他抓起自己的扫帚,站起身来。

    小天狼星拦住他。“詹姆——”

    “我的房子永远都会是——也一直都是——你的家,大脚板。”

    小天狼星专注地注视着他一会儿,然后拉过詹姆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谢谢你,”小天狼星安静地说。

    “别那么娘了,”詹姆假装责备他,把小天狼星推开。小天狼星吐了吐舌头,假装把扫帚瞄准詹姆的头。他们扭打了几分钟,试着想把对方推进河里,然后他们启程回家了。

——————————————————————————

 

    葬礼之后,詹姆把莉莉带到了桥上。他们肩并肩坐着,莉莉用眼神余光小心注视着詹姆。他拿出一支烟——通常她会反对,并眼神坚定地从他手里夺下——但今天是漫长的一天,她允许他抽。他的手颤抖着,甚至无法点燃。“见鬼了,”他低声呢喃着,怒视着自己的手,空洞地希望着他的手能在自己的注视下停止颤抖。

    “让我来,”莉莉温柔地说。她手持魔杖说了个咒语,香烟立刻被点上了。

    “谢谢,”他感激地说,将烟凑在嘴边。吞云吐雾了一会儿后,他的眼睛开始湿润。他飞快而尴尬地用袖子擦去,莉莉小声念着他的名字,上下摩擦着他的手臂。“上帝啊,你意识到你和一个妈宝男在一起了嘛,伊万斯。”

    有时候他为了逗趣故意叫她的姓,但现在不是笑的时候。

    “她是你母亲,詹姆。你有权利悲伤。”

    他只是叹了口气,深深地吸了口尼古丁。他在想要是他的母亲(她已经死了,该死的,她真的已经死了)如果看见他现在这样会说什么。他口中苦涩,做了个大鬼脸迅速把烟扔掉踩了踩。他抖掉了夹克,用冻僵了的手指摘掉了黑领带,凝视着伦敦。

    “记得那首童谣吗?”詹姆把领带的一端缠在一只手上,另一端缠在另一只手上,紧紧拉着中间那段。“伦敦大桥要倒塌了,我美丽的淑女,”他唱到,肩膀抽动着。他比自己预料地唱得要好。“我们怎么重建它,我美丽的淑女?”他问莉莉。

    “用金用银来建呀,”她配合着,在他肩上印下一吻。

    詹姆咽下喉咙里的肿块。“我没有金也没有银,”他喃喃道。母亲,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他在脑子里加了一句。莉莉捏了捏他的手。

    “用针来建呀,”她甜美地对着他的耳朵唱到。

    “针来建易弯曲,”领带在詹姆手中拉得太紧,裂成了两半。“还会断,”他补充道。他向下注视着领带,觉得自己现在就像这领带一样——已然破碎了。

    莉莉也悲哀地注视着领带,然后她抽出魔杖又喃喃念了一个咒语。他们注视着线像有生命力一般,如小虫似的,重新把领带连接在一起,焕然一新。莉莉注视着他,仿佛在说,我会让你好起来的,詹姆短暂地笑了一下。

    “用木头和粘土来建啊,”她继续唱道。

    “木和粘土会被冲走,”他空洞地声音唱和道,放掉了手里的领带。领带掉进河里,他们看着它漂去。她看着他的动作紧张了一下。突然,她用手捧起他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

    “那用石头,坚硬的石头来重建。”她用自己的额头触碰他的。“坚如磐石固若金汤”她低声补充道,几乎绝望地想让他能觉得好受点。

    詹姆脸上露出一个认真的笑容,笑容停留着,向莉莉保证他没事——也许不是现在,但他总会没事的。“我美丽的淑女伊万斯,”他以恋慕地语气说道。他们之间的爱就像石桥一样,经历了战争依然不倒,永远坚挺着,直至最后一口气。

    詹姆的眼睛又湿润了,莉莉抱着他,就像一个母亲。


作者:Procrastinator-startin2moro

https://www.fanfiction.net/s/2987633/13/Cameo-images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