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ngsie

Alright, Evans?

[授翻]Blood Binding 26/ 血之羁绊

第二十六章镜子之外

 

    又一周过去了,哈利还是没有联系他的父母。罗恩成功选入了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而哈利在乌姆里奇那儿的禁闭也终于结束了。虽然乌姆里奇还是那么难以对付,但罗恩高涨的情绪和哈利心里重负的慢慢减少让这没有那么难忍受了。他,罗恩和赫敏开始认真地跟进神秘事务司的事,而几天后,当预言家日报揭露这几名食死徒已被释放,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继续关押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简直震惊异常。

“当然没有证据了!”赫敏说。“他们完全忽略这些证据!”她太过恼火了,点着了应该变双倍的枕垫,被麦格教授责罚了。

那天的课都没有多大用处;学生们已经因为这阵子以来的闹剧而心不在焉,而魔法部官员来与邓布利多的会面则加剧了这一情况。每个人都被来来去去的官员们干扰了注意力,几乎没有人专注于上课。哈利甚至听到有耳语称魔法部要逮捕邓布利多,但显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这个新闻对哈利来说像是小小的胜利。虽然教授们没法公开地表示喜悦(乌姆里奇像个愤怒的大黄蜂一样四处来去),但麦格教授只给他们布置了一篇论文作为家庭作业,而斯普劳特教授因为罗恩递给她一把花园锄而给他加了十分。这一天圆满地结束了,这让哈利如释重负,因为他的伤疤又开始作怪,而他前一晚的噩梦也愈加的可怕。

第二天的时候他的父母和小天狼星给他回信了,哈利发现海德薇显然没有被截获,不禁松了口气;信看起来完好无损。

“亲爱的哈利,(小天狼星的字迹写道)

谢谢你的来信。我与家人们分享了,他们也因你的消息而喜悦。我们非常希望你能再次写信来。我们对于你最大的朋友还没有回来的消息很难过,我们也希望他很快能平安归来。

这里的生活挺忙碌的,但我们想很快再与你联系上。记得照照镜子,也许这个星期五晚上10点?

    爱你的,

大脚板和他的伙伴

又及,我们想知道罗恩是否被选入球队了,送上可能已经迟到的祝福。”

哈利接到这封信如释重负,他比自己所预计地更加期待着周五晚上。能和他的父母还有小天狼星说说话的机会让他精神大振;他想念跟他们住在一起,看着他们互相谈笑的样子。他也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倾听的耳朵。小天狼星已经知道他伤疤的情况了,哈利这几年一直有告诉他,但哈利如今因为越来越频繁的疼痛感愈发紧张。他担心周围可能有人会是伏地魔的追随者,正如前些年发生过的那样。他想他会在谈话中绕过这个话题;他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他,但他同时也想确定乌姆里奇不是某种威胁。

很自然地,因为他日益增长的期待,这周剩下的时间漫长无比,他深陷于斯内普的增强魔咒,清晨的魁地奇训练,以及麦格教授的翻倍咒语训练之中。然后,在周四晚上,哈利第一次做了日后几乎会变成某种模式的梦。

在他的梦里,他站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两边都是大理石石柱。阴影沉重地印在走廊里,没有窗,也没有门,除了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厚重的黑色大门,在发蓝的光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大门正中是一个金色的门把手,闪闪发亮。哈利皱着眉盯着门。这场景看起来很熟悉,但他的大脑一片迷糊,并没有过多质疑。他只是不知怎么地,知道他应该来这儿。

他注视着门,仔细研究着阴影的框架,半期待着它能打开,期待着有人会出现。但并没有人出现。他知道有什么人,什么事,重要的事情,正在门之后。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应该找到它,如果它没有出现,他应该去找到它。

所以他开始沿着走廊走着,朝着门把手走去。他的步伐一开始很快,直到他意识到这个走廊在不停地延长。他停下脚步,内心愈加担忧,然后他跑得更快了。而走廊也变得更长。他加快步伐,但永远赶不上。走廊变得越来越长,哈利的腿越来越沉重,仿佛他在一片泥沼中跋涉一样。

他越走越慢,但走廊还是越来越长,他也越来越挫败。他越想走得快,但却走得越慢。快点,慢点,快点,慢点。他的挫败感累积到一个顶点,突然醒了过来,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伤疤像被烧红的铁棒烫着一样,他一只手捂着,希望疼痛能消退点。

当伤疤终于没那么疼的时候,他精疲力竭地靠在了床板上。他不知道这梦到底从何而来,但这是过去几个月来所做的梦里最活灵活现的。有一部分的他微弱地意识到他所梦见的走廊正是上一周预言家日报上的那条走廊,但这思路很快地消失了,他屏息静气地听着自己是否把其他人吵醒了。他坐在那儿,在黑沉沉的夜里倾听着自己把其他人吵醒的迹象,但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又一声的鼾声。

他如释重负。罗恩曾告诉过他好几次,他在梦里呻吟打滚,哈利知道自己曾把其他人吵醒。没有任何男孩被他惊醒的想法给了他最后一点平静,他又花了一两分钟清空自己的思绪,哈利重新躺回枕头上。他没有再去想这个梦。

 

星期五的上午和下午慢慢地度过了。乌姆里奇给了他们比平时更多的作业;魔法部的情况让学生们对预言家日报的可靠性产生质疑;而乌姆里奇似乎想要通过布置更多作业来保持她的控制。周五的时候哈利连续三天看到她因为一个学生质疑预言家日报的真假而扣了一大堆学院分数了。乌姆里奇看上去气得那么厉害,哈利简直怀疑她的蝴蝶结会从脑袋上崩掉。

除了额外的作业,这天要结束的时候,哈利觉得有种空虚的满足。乌姆里奇的怒气让他很满意,他还很期待与他父母的对话。而让罗恩惊恐让赫敏惊讶的是,他甚至开始做其中一篇魔药作业来消耗等待着十点钟的空虚时光了。他依然对与父母就自己的噩梦或是伤疤疼谈心的念头感到不大自在,但他迫不及待想听到海格的消息,还想问问关于食死徒事件中凤凰社可能扮演的角色。

“你可以去寝室啊,”罗恩提议,十点还差一刻,他们都坐在公共休息室里。赫敏和哈利坐在罗恩对面的沙发上,克鲁克山蜷缩在他们脚边。“现在是周五晚上;没有人会这时候上床睡觉的。”

“记得问问关于魔法部的事……”赫敏开口,但哈利打断了她。

“我会的,赫敏。你已经说了五次了。”

“你父母是唯一会分享关于凤凰社信息的人,”她反驳道。她看向罗恩寻求支持,罗恩含糊地点了个头表示同意。“你可不能怪我们想知道。”

“他们可能不会告诉我,”哈利说。“他们之前没提到过神秘事务司,所以即便这和凤凰社有关,可能也是顶级机密。你自己说过的。”

“至少值得试试,”赫敏说。

“好啦,我会的,”哈利说。

“还有问问海格的事,”她说。

“天哪,赫敏,”罗恩说。“你想给他列一个清单么?”

“也许你应该给我父母打个电话,赫敏,”哈利半开玩笑地说道。“我确定他们很想跟你谈谈,你可以尽情地问。”

赫敏的脸红了。“不,那太荒唐了,”她说,罗恩好奇地看着她。她看起来脸红得出奇。“他们是你的父母。”

一阵尴尬的沉默,罗恩还是看着她。“……什么鬼?”他怀疑地问她。

“什么什么鬼?”赫敏问。

“你为啥这副模样?”

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什么模样?”

“就像这样!”他指着她的脸颊,她的脸颊更红了。

“我没有表现得丝毫不正常,罗纳德!”她厉声说道。“我只是说如果是我和哈利的父母谈那就太不正常了——”

“你和我父母谈过!”罗恩说。

“那只是四年级里的一次,罗恩!”她说。“另外,我也只是写了一封信——!”

罗恩的嘴巴张大了。“等等,你给我父母写过信?”

赫敏看起来既愤怒又尴尬。“你那时候完全和他们断了联系,他们很担心!”

罗恩看起来对这话题有点不安,但很快又抛之脑后,追问道。“那你也能和他们正常地交流,哈利的父母又有什么不妥?”

“哈利的父母没有什么不妥!”赫敏喊道。她腿上的书滑落至地上,克鲁克山跳开了。“我不是在说他们有什么不对——”

“好了好了,你们两能闭嘴吗?”哈利说,并不真的在意他们的吵嘴。“你们想让整个格兰芬多塔楼都听到吗?”

赫敏退了一步,她意识到自己刚刚反驳得多么激烈,脸上的红晕更深了。“抱歉,”她喃喃道。

“说真的,你太防备了,”罗恩说。

赫敏张了张嘴,而哈利意识到如果不加以阻止,他很快又会被卷入又一场争吵中,他开口打断了她,“我想我现在要上去了。”

赫敏眨了眨眼。“现在就去?”她问道。“好吧。你想让我们在下面等着,确保没有人上去吗?”

“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哈利说。“不过好吧,当然了。”

“好的,”她说,拿起掉落的书。“我们会在这儿等着。”

他点点头走向塔楼的楼梯。

克鲁克山正坐在第一级台阶那儿,看见哈利后它猛地扑来,拂起哈利的头发,在哈利脚边窜来窜去,追逐着想象中的老鼠。它跟着哈利,直到哈利走上最高一层的楼梯,然后朝着相反方向跑走了。

哈利坐在床边的地上,手里拿着镜子,很快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哈利?”

“小天狼星?”他说,把镜子拿至眼前。他没看到自己的倒影,却在镜子里看见他的教父那显然已经刮过胡子的脸。小天狼星正坐在某个桌边,但哈利发现他身后的厨房并不是格里莫广场的那一个。

“哈利!”他说着,咧嘴大笑。他转身喊着身后的某个人。“哈利在这儿!”他朝后喊着。“尖头叉子!”

“这儿!”另一个声音说道,那是他爸爸的声音。镜子摇摆不定着,小天狼星正在将它靠在桌上的某个东西上,这样哈利就能同时看到镜子里的两张面孔。他的爸爸看上去很高兴能见到他;他的笑容足以与小天狼星的媲美,而他的脸上满是光彩。他在小天狼星身边坐下,喊道,“莉莉?”

“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回答。“是哈利吗?”

“是啊,快来,不然他就要走了!”小天狼星开玩笑道。

莉莉在小天狼星和詹姆之间坐下。她和他们两一样,也是开怀地笑着。她的头发绑成一个凌乱的发髻,而她的脸颊上似乎沾上了面粉的痕迹。

“哈利!”她开心地喊道。詹姆舔了舔手指,擦掉她脸上的面粉痕迹。

“你们不在格里莫广场?”哈利问他们。

“不,”詹姆微笑着说。“这里是波特庄园。”他张开双臂,哈利能瞥见一个很大的厨房。“我们已经正式搬进来了。”

哈利注意到小天狼星沾沾自喜的笑容,问道。“小天狼星也搬进来了吗?”

詹姆大笑着,莉莉看起来似乎也觉得有趣。

“没有正式搬进来,”小天狼星说道,笑容更大了。“但比起我家,我在这儿呆的时间更长。”

“尤其是克利切在闲逛的时候,”詹姆开玩笑道。他转向哈利。“我想你还没见过我们的家养小精灵,”他说。“但他们非常想见你。”

“说真的,”小天狼星补充道,“我觉得等你爸爸告诉他你要回来过圣诞的时候,我觉得温德尔可能会兴奋得心脏病发作呢。”

哈利咧嘴笑了,他的情绪高涨起来。“有多少小精灵生活在那儿?”他问他们。

“就两个,”詹姆说。“温德尔和埃尔姆沙。温德尔已经很老了。他在我爸爸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在照顾他……我们觉得他可能命不久矣——”

“詹姆!”莉莉责备道。

“还有埃尔姆沙。她特别激动想要见你。我们觉得你来这儿过圣诞的时候应该自己选房间,但她已经决定要给你最大的房间了。她每天都带着抹布到那儿进攻。”

哈利微笑着。

“学校怎么样?”莉莉问他。“我们听说乌姆里奇很可怕。”

“是啊,”哈利说。“她是挺糟糕的。我们在教室里没法使用魔法。她让我们阅读魔法部批准的教材,写那些关于在可控环境下学习魔法的重要性的论文——”

小天狼星哼了一声。

“其他学生们是什么反应?”莉莉问他。

“他们觉得她很无聊,”哈利说。“大部分人上课都不大注意。”

“我们听说她关你禁闭,”莉莉说。

“她不喜欢人们有自己的声音,”哈利一会儿后说道。他手上的伤痕刺疼了一下,他把拳头塞进了衣袋里。他不想让他们知道关于血羽毛笔的事。

“你们不认为她会是个食死徒吧?”他问他们。

“不,”小天狼星说。“只是个对魔法部着迷的疯子。”

“她不大喜欢混血生物,”哈利说。“她也一直在恐吓特里劳妮。”

“还很可能有海格,等他回来的时候,”小天狼星补充道。哈利张了张嘴,小天狼星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他的消息,哈利。但我们也还没有他的消息。邓布利多只和马克西姆夫人联系过——”

“马克西姆夫人?”哈利打断道。“她和他在一起?”

小天狼星看上去对自己很恼怒。“是的,他们都在招募新成员。我们有她的消息,但海格还没与我们联系。他们返程的途中走散了。”

哈利仔细研究着他们的表情,想找出任何他们可能在对事实避重就轻的迹象。他没发现蛛丝马迹。他们看起来和他一样毫无头绪。“你们不认为食死徒已经找上他了……”

他们摇了摇头。

“抱歉,哈利,”小天狼星说。“我们不知道。我们都还在等着消息。马克西姆夫人看上去似乎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所以我们希望海格也是如此。”

“马克西姆夫人有说巨人们愿意与凤凰社合作吗?”

“没有太多改变,哈利,”詹姆说。“我们在招募上进行得不大顺利。实际上大多数魔法生物因为魔法部多年来的镇压而心怀不满,他们喜欢伏地魔提供的自由。”

“你已经看到魔法部对于混血生物的态度了,”小天狼星说。“他们几乎就毁了莱姆斯的人生。”

哈利知道这是真的。不管是反狼人法案还是魔法部这几年实行的新的“安全工作法”,哈利都知道魔法部确实给莱姆斯的职业生涯和人生规划带来了重击。莱姆斯衣衫褴褛,头发灰白;他知道莱姆斯生活得很艰难。哈利感到一阵对魔法部的憎恨。

“她有给其他学生关禁闭吗?”詹姆突然问哈利,让依然沉浸在思绪中的哈利吓了一跳。

“谁?”

“乌姆里奇。我很好奇她在攻击哪些人。”

“只要有人质疑她的教学,”哈利说。“她给说话反对魔法部的学生扣了一大堆分数。”他停了一会儿,不确定是否想提起最近魔法部的情况。“她因为神秘事务司发生的事情而很不高兴……”

他密切地注视着他们,看见他的爸爸扭动了一下。

“凤凰社有参与其中吗?”他问道,他的父母不大自在地互相看了眼。

“哈利……”他的母亲犹豫地开口。“有些关于凤凰社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告诉你……”

赫敏就是这么想的。

“并不是因为我们不信任你,”莉莉说。“有些信息是最高机密,我们不能冒险让魔法部知道……”她看向詹姆,他谨慎的表情与她如出一辙。“但是的,凤凰社有参与。”

哈利仔细看着他们一会儿,知道他们保留了一些信息。他不知道自己能挖出多少信息,但他还是开口问道。“食死徒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莉莉古怪地看着他,哈利立刻知道他问到点子上了。

“他们攻进魔法部里的事情实在太可疑了,”他飞快地解释道。他不想让她以为是信息泄漏了。“尤其是魔法部现在正好就如其所愿地否认他们的存在……”

“好了,”詹姆最后说。“我想我们已经知道他总会发现的。”

“所以他们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是的,”小天狼星说道。“某种危险的东西。”

莉莉打断了他。“但我们请求你不要试着去找这个东西。这为什么是个秘密是有原因的。这是为你好,哈利。”

到底魔法部里有什么东西那么重要能让食死徒们冒险闯入?魔法部正在否认伏地魔卷土重来的消息,所以不管凤凰社现在想保护的东西是什么,显然魔法部都还没意识到他们这正是所拥有的。至少没意识到这东西的重要性。“他们得手了吗?”

“没有,”詹姆说。

“这就是我们能告诉你的了,”莉莉坚决地说。

哈利点点头,不再执着于这个话题。

那天晚上他又梦见魔法部了,但这一次,那扇门开了。



评论(5)

热度(45)